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二百七十八章 怨生

    海南七星彩开奖查询: 第二百七十八章 怨生

        冢地,血迹斑斓,缘灭如临尘陨光,惶惶而落,下方的人都惊呆了,谁又能想到一直弱不禁风的含月,竟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力量,看她的姿态,仿佛比缘灭还强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!”北风惊呼,他与鬼煞、鬼融三人都发现了端倪,迅速聚集到含月身边。

        含月俯视缘灭,眼中饱含着刺骨的杀意,可她并未行动,仍在悄无声息的调整着自己的状态。

        “又是一个为了霸业,可以牺牲自己亲生女儿的人!”缘灭的脸上满是讥讽,“通灵境界,可真是名不虚传??!”

        “是牺牲还是?;?,尊上可千万别太早定论!”西蒙的声音从含月嘴里发出,他控制着含月,明显有些异样,那胀满黑焰的身躯竟发出无法抑制的颤抖,甚至于有些地方已经渗出了鲜血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!”冢地上,七杀接住了缘灭,大喊道,“师妹身体柔弱,她承受不了太大的力量,还请您,收敛一点!”

        “混账!”西蒙眼中泛寒,身上的黑焰汇聚成刀芒,划向了七杀,冷声道,“吃里扒外的东西,一个女人就能让你放弃长久以来的信仰,你让为师好失望!”

        这一刀很简单,并没有什么花招,可七杀就是不偏不动,任由其划在脸上,留下一道血印,这一举动就连缘灭都大吃一惊。

        “小七!”灵儿冲了上去,心疼的问道,“你怎么不躲??!”

        缘灭叹气,默默的闭上双眼,开始运功疗伤,而宁心在这个时候也总算赶到,亲自为缘灭护法。

        “他是我师父,无论怎么对我,都是应该的!”七杀强忍着疼痛,跪在地上,喊道,“师父教训的是,弟子甘受责罚!”

        灵儿抬起头,望着西蒙,牙冠咬的死死的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,你是铁了心!不肯回头了!”西蒙杀意尽显,“既然如此,我就成全你!”

        黑焰再一次形成刀芒,蔓延而下,但这一次,却并没有那么顺利,一面古朴的铜镜从侧面撞出,让这一刀偏离了位置。

        “祭神大人行事真是魄力十足,在下非常佩服!只不过......”缘灭睁开眼睛,看着七杀和灵儿两人,幽幽的说道,“七兄与我师姐情投意合,早已决定归入我青城门下,所以你在我面前动手,实在是不妥!”

        “七杀生是巫山的人,死是巫山的鬼,绝不会另觅他处的,尊上的好意,再下只能心领!”缘灭话未落下,七杀就开始反驳,在这一点上,他并不顾灵儿的感受,毅然决然的说道,“师父,弟子的生死,永远都在您的掌控之中,还请师父责罚!”

        西蒙玩味的看着缘灭,他缓缓落下,笑道:“尊上,你们中原有句话说的好,佛有心渡人,人无心恋生!看来你也有看错的时候!”

        缘灭神色悠然,并未觉得尴尬,反而对七杀更加欣赏了,眯起眼睛说道:“人心这种东西,我从来就不报任何希望,况且,我可不是佛!”

        幻月镜,七色光芒闪烁,镜面上出现波澜,强行把七杀和灵儿收入镜中。

        “放肆!”西蒙脸色瞬间变冷,刺骨的杀意铺天而起,接连打出七道刀芒,缘灭当他的面敢这么做,分明是不把他放在眼里。

        “你闪开!”缘灭推开宁心,脸上也出现了冷冽,虽盘膝而立,但丝毫不影响他的强大,在杀意临近的瞬间,身体旋转,掌心伏天,成玄武之姿,连续击碎了六道刀芒,面对第七道时,他凝聚出一记太虚指印,穿透刀芒,直扑西蒙。

        西蒙凝神,背后窜出魔相,将太虚指吞没,同时魔相幻化成黑焰,向缘灭蔓延。

        缘灭脸色微变,一手捂住刀伤,一手则并拢双指,灵力在指间缠绕,形成飙风,卷向黑焰。

        “哼!”西蒙冷哼,眼中银光乍现,那黑焰竟带着一股吸摄,在与飙风纠缠中,把其吞没,化为己用。

        “蚕灵术!”缘灭低语,他被黑焰完全笼罩,已看不出身形。

        “中了这招,就算能侥幸活下来,也不过是苟延残喘!”西蒙自语,他盯上了后面的宁心,刚要有所行动,就见幻月镜从黑焰中飞出,罩在了她的头上,而同一时刻,袁起从天而降,手持溟皇剑,稳稳的站在缘灭的前方,为其护法。

        “还真是小看了你们这群人了!”西蒙阴晴不定,最后竟然转身,舍弃了缘灭,向那七座金棺飞去。

        幻月镜下,宁心忧心忡忡,她没有靠近黑焰,因为那里面的煞气太重了,自己也根本就帮不上什么忙,唯一能做的,就是尽力尽力的护法,期待缘灭能摆脱困境。

        另一侧,六口金棺仰天而立,在星光消失的瞬间,它们的光芒也尽数内敛,唯有中间的那口棺木,发出异样的灵光,仿佛里面存有的,是一个活着的生灵。

        “主上!”男子伏地,手掌微微抬起,对着那口棺木呼喊着,他的声音里饱含了很多,有依靠,有绝望,甚至于还有一点点的憎恨。

        “离生!你是姜离生么?”爱琴落在男子面前,看着那张熟悉的脸,激动的喊道,“弟弟,真的是你??!”

        “姜离生??!”男子回眸,听到这个名字,他的意识变的缭乱,开始疯狂的摇头,“不,姜离生已经死了,他是被姐夫亲手杀死的,现在活下来的是怨生,哈哈,怨生,对,没错,我是怨生,记住,我叫怨生,我不想活着,我讨厌活着!所以请叫我怨生!”

        “弟弟!”爱琴含泪,蹲坐在男子身旁,指着自己,说道,“是我啊,我是爱琴,姜爱琴,你的亲姐姐,我们从小一起在清溪峡长大,还有阿爸,阿婆,你都还记得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清溪峡!嘿嘿!清溪峡!”男子诡异的笑着,他不知哪来的力气,竟站了起来,指着这片冢地,绝望的说道,“这里就是清溪峡,只可惜清溪仍在,苍天却不见了,到头来只能深埋地下,沦为坟冢!”

        “清...溪..峡!”爱琴颤颤巍巍的看着这片冢地,不敢想象千年以后,自己从小生活过的地方竟变成如此的模样,“这会不会是什么误会??!”

        “你都活着,还能是什么误会?”怨生很冷漠,指着爱琴喊道,“姐姐,看看你自己吧,把灵魂嫁接在别人的躯体上,你还是你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难道..你不希望我活着?”爱琴泪眼朦胧,下意识的反问道,“离生,姐姐活着难道不好么?”

        怨生闭上眼,深呼一口气,让自己平静下来,缓缓道:“姐姐,你能活着固然很好,但代价,却太高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什么代价!”爱琴追问,可忽然身后出现一团黑焰,形成掌印,拍击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大胆!”怨生双眸立起,将爱琴拉到身后,反手一掌,对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双掌相对,银光与黑焰纠缠,怨生被震的连连后退,身上的伤被引发,掌心不断的渗出鲜血。

        “桑蚕仰视星辰,竟能孕育出如此强大的力量,看来传说中的星辰诀果然不简单!”西蒙的声音从远处飘来,他控制着含月,缓缓的落下。

        “含月!”爱琴震惊,下意识的摸了下腰间的包袱。

        “姜爱琴是吧?”西蒙凝视爱琴,显然他也是刚知道这个姓氏,寒声道,“我对你很失望,把东西还给我吧!”

    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!敢这么跟我姐说话?”怨生又一次站出来,冷笑道,“从哪冒出来的死人妖么,莫非今时今日的蛮荒,已经沦为你这种怪物的聚集地?”

        “放肆!”西蒙怒喝,右手挥出,形成掌印,打在怨生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怨生一呆,下意识的竖起了左臂,挡下了这一击,整个人被震开,撞在其中一口金棺上,他很惊讶,又上下打量了一眼含月,说道:“巫身?你居然把这种术法用在人的身上?你缺少媒介么?”

        西蒙不语,只是看了一眼爱琴。

        怨生眼球转动,瞬间就明白了一切,死死的拉住爱琴喊道:“姐,不管他要什么,都不可以给他,巫身如果以人为媒介,必会受到体质的限制,所能发挥的力量非常有限,除非他不要这个人的性命了!”

        爱琴也非常诧异,从包里取出一块很小的图腾像,扬起问道:“你让我找准时机祭出这块石像,原来是为了你自己?”

        西蒙仍然不答,但眸中的阴冷更加强烈了。

        怨生嘿嘿直乐,一把将图腾像抢在手里,大笑道:“快滚吧,死人妖,这里可不是你能呆的地方!”

        “找死!”西蒙迈开步伐,滔天的黑焰变成一柄刀刃被持再手里,狠狠的挥出。

        一刀之威,如磨盘横纵,所过之处皆被斩平,怨生脸色变动,带着爱琴,没入金棺一侧,以此来躲过这一刀。

        “好大的力量??!”怨生站起身,虚空中,一缕银芒浮现,也幻化成一把弯刀被他持再手里,狞笑道,“来吧,就让我见识一下,你这个人妖还能发挥多大的实力!”

        西蒙眉头紧锁,看向中间的那口木棺,刚才这一刀在经过那里的瞬间,被莫名其妙的瓦解了一半。

        怨生眼中金光闪动,他速度奇快,瞬间就没过西蒙头顶,银色弯刀直劈西蒙。

        “当!”西蒙的动作也十分迅捷,弯刀横动,接下了这一击,同时眼中黑焰泛出,形成一道黑光射向怨生。

        “不错??!”怨生被崩开,立于一口金棺之上,同时他手里的弯刀重新化成银光,钻入体内,来冲刷这团黑气。

        “交出来!”西蒙人刀合一,跃上金棺,欲一击将其分尸,可怨生脸上忽然诡异,身体竟化为怨气,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!”漫天的狂笑回档,怨生仿佛无处不在,“死人妖,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有着怎样的身份,在这里,你要认清一个现实,凡习巫道者,必诛之!”

        “好大的口气!”北风等人都愤怒了,因为这里有半数以上的人都自幼练习巫道,此话若是属实,就相当于宣判了自己这行人的命运。

        “蛊惑人心而已!这里你说的算么?”怨生无影,西蒙的眸子瞬间就盯上了爱琴,他探出右手,黑焰遮天蔽日,向其笼罩。

        “没用的!”怨生冷笑,一杆残破的古旗横叉过来,旗身舒展,发出黄色的火焰,化尽黑焰,同时旗身将爱琴裹住,变成一件黄色的战衣,护住全身。

        “旗身化甲!这就是蛮荒旗的威力么?”西蒙双眼泛出异彩,古籍曾有记载,当年巫神游历中原,本对那些所谓的神兵利器并无兴趣,只是后来由于族内强敌来犯,在临战之初,有人提出收集十大神兵来对敌,巫神思索半晌,便十取其二,将天机图和蛮荒旗化为己用,当时很多人都不解,因为这两件兵器都没有过人的攻击力,对接下来的战斗根本毫无用处,如今看来,天机图推演天机,蛮荒旗镇守,都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东西,足见巫神当年的决定是何等的明智。

        爱琴很惊讶,低头看着这件战衣,那上面有多处的破损,很难想象它为它曾经的主人,抵挡了怎样的攻击。

        “蛮荒旗你们是带不走了!如今看来,诸位该担心的是自己能不能活着离开才对!”怨生的声音如同鬼魅,又一次从虚空回档。

        “杀!”西蒙面色阴冷,在怨生出声的那一刻,他劈出了一刀,刀气追逐着声音的轨迹直上苍穹,终于在虚空的边缘,传来怨生的惨叫,那里有一团怨气凝聚成一个透明的身体,在中刀的刹那,怨气迅速散开,重新化为无形,只留下几滴殷红的鲜血。

        “把己身化为怨灵,也难怪我寻不到你!”西蒙冷笑道,“可你以为这样,我就真拿你没办法么?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西蒙扬起手臂,幻化成一只黑色的手掌,掌心缓缓收缩,无数怨气仿佛都受到接引,自主的向掌心飞去,形成强烈的挤压。

        将漫天怨气浓缩于掌心,不得不说,西蒙如今的实力简直是匪夷所思,随着这些怨气的浓缩,怨生被逼,不得不现身了,他浑身是血,被西蒙攥在手中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!杀了他!”北风在一旁鼓动,刚才这个人的话,让他觉得非常不安,把其诛杀,或许能得到缓解。

        “把东西给我!”西蒙冷冷的开口。

        “做梦,我就是毁了也不会给你!”怨生发狠,催动体内的怨气和银芒融合,竟要强行自爆。

        “弟弟!”爱琴哭喊,她也没想到自己的弟弟,会变得如此刚烈,一击受挫,就已这种玉石俱焚的手段,来重创对手。

        “怕是要让你失望了!”西蒙手段迅速,连点怨生身上的大穴,来延缓这种爆炸,随后在其上翻出图腾像,同时还带出一本发黄的古卷,随后掌印凸起,把怨生震入虚空。

        “不!”爱琴绝望了,或许是感受到她此刻的痛苦,身上的战甲,竟泛出红光,一只火红色的巨兽,从甲身窜了出来,与爱琴一起,呼啸着仰望天空。

        “??!”怨生大叫,体内怨气与银光纠缠,这两种相克的力量几乎撑爆了他的身体,随时都有可能炸裂。

        西蒙低下头,发现自己手在滴血,刚才强行动用突破后的力量,使得含月的身体大受损伤,这也是他一直不敢动用全力的原因,如今有了图腾像,他的法身将不在限制。

        “蚕灵术!师父,这是完整的蚕灵术??!”北风、鬼融、鬼煞都围过来,兴奋的看着那本古卷,也正是因为如此,才给了旁人机会。

        在目光下,古卷变成白雾,消失与无形,好在西蒙反应及时,虚空一探,抓住了古卷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人!”北风怒道,就见对面一名黑衣人正在施法,企图争夺古卷。

        “化天古术!”西蒙认出了这种法术,冷冷的说道,“好大的胆子,就算万圣亲来,也不敢如此行事!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西蒙祭出图腾像,欲进行施法,来恢复巫身,可就在祭出的一瞬间,一道掌印稳稳的打在他后背上,来人似乎很了解他此刻的状态,这一掌完全针对与巫身,将其震出了含月的躯体。

        没了西蒙的掌控,古卷被撕裂成两半,一半在黑衣人手里,另一半则握与含月手中。

        “缘灭!”没有媒介,西蒙只能以气体的形态显现,他幻化一只巨大的人脸,狰狞的看着身后的那个人。

        图腾像、一半古卷,悄然落于缘灭掌中,他镇定自若,淡淡的说道:“以彼之道还与彼身,祭神大人又何必这么愤怒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你......”大事被坏,西蒙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        “这样吧!”缘灭缓缓说道,“待我出去以后,祭神大人可寻得两件宝物,来与我交换,如何!”

        “缘灭,你敢这么做,就不怕走不出蛮荒么?”事已至此,西蒙不得不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那是我自己的事,就不劳你费心了!”缘灭的脸色渐渐沉下,“可话又说回来,祭神大人能这么说,是不是已经有了离开这里方法了?”

    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看着西蒙望去,这里的怪异令他们恐惧,比起那些的宝物,他们更担心自己的性命。

        “自然是有的,但你敢进么?”西蒙直语,冷笑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妨一试!”缘灭微笑,身边的宁心欲说些什么,可都被他阻拦,“我想祭神大人,是不会拿自己的女儿来开玩笑的吧!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!中原的尊上比我想象的要更加无耻!”西蒙大笑,忽然心有感应,看向了最中间的那口棺木。

        缘灭脸色微变,就见在怨生挣扎的时候,那口棺木好像有了感应,棺盖稍稍一斜,冒出刺眼的银光,把怨生吸纳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“弟弟!”爱琴疯狂的扑上去,可均被那里的封印力量所阻拦,若非有蛮荒旗护体,很有可能会被反震致伤。

        “尊上怎么看?”西蒙出言询问,这一幕让人惊悚,对与那口古棺,更是下意识的远离,因为谁都不知道被吞进去会有什么下场。

        缘灭的眉头紧皱,正准备开口,就在那口古棺中,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娘亲、叔叔、红红!你们终于来看阿友啦!”

        '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陕西快乐十分7中7多少钱 乐彩网首页 尊爵百人牛牛 山东老11选5开奖 彩票一赔二十如何赚钱 扑克王下载 河北11选5开奖号码今天晚上 排球飘球技术 今晚开奖的七乐彩结果 体彩老11选5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中奖规则 黑龙江36选7今日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香港五分彩怎么玩稳赚 云南时时彩网 安徽快三和值奖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