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二百五十四章 受袭

    七星彩基本走势图表: 第二百五十四章 受袭

        入墓,迎来的是无休止的黑暗,三十多个身影从虚空中穿行,已经过了半个时辰,依然没有落地的感觉。不得不说,这些从各族中挑选出来的人,都不简单,他们有非常好的耐心,迄今为止,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。

        这里很宽,所有的人都有一种下落的感觉,缘灭身处最上面,漆黑并不能阻挡他的视线,一边穿行,一边观察着其他的人,他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,在这里面,有一部分的人,也是可以看清旁物的,他们也都在观察,其中就有几道目光有意无意的向缘灭这里看来。

        缘灭无意与其对视,但却看到了可怕的东西,在他左侧不远的位置,那貌似墙壁的地方,有数只天蝠在那里趴着,它们收拢着黑色的翅膀,与这里的漆黑,融为了一体,若不仔细观察,还真难以发觉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这样的穿行,本来就是极快的,但这些天蝠如同光影,时时在眼前略过,足见其数量之多,难以想象。

        缘灭脸色不变,心里已经暗自戒备了,他很清楚,这种情况下,如果下面有人使坏,发出一点点声音,这些天蝠就会被惊醒,他们固然会受到一些攻击,但最危险的莫过于最后面的自己。因为天蝠苏醒,有片刻的舒缓期,在到达自己这边的时候,恰好结束,开始最猛烈的攻击.

        时间又过了一刻,还是没有人冒险,这让缘灭诧异,难道真的是自己多疑?在这些人里面,没有一个想要将自己置于死地的么?

        下方,一道紫光忽然闪过,想来要不了多久,就要落地了,而就在这时,缘灭的头顶传来一股轰鸣声,抬头一看,就见有无数只天蝠被惊醒,它们用身体阻断了后路,在漆黑中,露出血红的眼睛,非常的刺眼。

        “走!”缘灭低声开口,带着身边的人,加快了速度,向紫光那里飞去。

        时间紧迫,明显已经到了关键时刻,出手之人也决定不在掩饰了,有六个人停了下来,看不清模样,但他们每个人的掌心都暗藏一个血印,同时打出,则形成一道阵法,将缘灭的完全封死在上面。

        “好手段!以性命相修的阵法,虽然不简单!但你们就算拦住我们,反噬的力量也会要了你们的命!”缘灭开口,体外青光迷绕,护体罡气显现,将爱琴,宁心,灵儿,莫提,铁锤和袁起六人?;ち似鹄?。

        “王八羔子,让爷爷砸你个稀巴烂!”铁锤暴怒,轮着铁球,就往阵上砸,奈何这阵法非常不简单,其中蕴含着以柔化刚之意,那些强悍将力道都被尽数的化解。

        同时宁心等人也都各自施展道法,试探了一遍,都无济于事,短时间内,没有破阵的可能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着急!”缘灭拦住了所有人,无数只天蝠在啃食着他布下的屏障,让这里变的摇摇欲坠,随时会有崩溃的危险。

        缘灭的目光越过那六个人,看向了更深处,他在观察,奈何始终没人回头,心里不由的疑惑,难道这一切真的只是这六个人在行事?但感觉又不像,因为他们没有给自己留下后路,这样的话,就必然有一个人会存于暗处,收拾残局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要崩溃了,快想办法!”莫提很焦急,在天蝠的攻击下,屏障已经产生了龟裂,崩溃只是瞬间的事。

        “其实破阵这种事,根本就不需要我们!这些天蝠,就是最好的帮手!”情况?;?,缘灭还是觉得不在等了,他在原地留下残影,下一刻出现在袁起背后,一掌拍落,掌心贴上了袁起的后背,强大的灵力瞬间就灌输了进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爱琴皱着眉头,虽然她对袁起有些陌生,但毕竟这个人是万婷深爱的男人,那种感觉还是存在的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别着急,在看看!”宁心阻拦,在这里面也只有她和莫提是最清楚这两个人的关系。

        说来也怪,对于缘灭灵力的渗入,袁起根本没有做出反抗,反而他体内的力量,在缘灭的刺激下,迅速的释放出来,滚滚魔气的蔓延,最后竟代替了屏障,将几个人覆盖。

        “咕咕~吱吱~~”面对魔气,天蝠明显产生变化,那种猛烈的攻击骤然而止,这种气息让他们无法分辨,一下子像是失去目标的野兽,那嗜血的目光,迅速的盯上了布下封印的六个人,开始了疯狂的攻击。

        一切与缘灭料想的一样,在这种密集的攻击下,阵法根本就难以持久,瓦解,只在顷刻之间,唯一可惜的,就是没有见到幕后之人,不过有一点缘灭肯定,此人如此不计代价,到了后面一定还是会出手的。

        “走!”缘灭双指弹动,打出一道剑气,不仅刺穿阵法,更是贯穿了一个人的胸口。随后带领其他人,以最快的速度突破,踏入了紫色之地。

        “??!”上空,六声惨叫传出,回眸而去,就见那六个人已经被天蝠淹没,尸骨无存。

        惨叫之声在虚空中回档,久久也不曾散去,同时,缘灭等七个人也终于有了落地的感觉。

        紫光下,映照着另外二十多个身影,他们大多都很平静,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流露,似乎对缘灭之事毫不在意,都在自顾自的观察着周围。

        “灵儿!”七杀凑近,来到灵儿身前,自那一日分开,这还是他第一次接近灵儿。

        “你认错人了!我不是!”灵儿慌忙捂着脸,向一处角落躲去。

        七杀紧跟着,两个人对话的声音逐渐变小,让外人难以听到,但不难想象,这是两个人之间,化解误会的交流。

        缘灭也懒得在观察这里的人,自来到这里,他的目光就一直盯着那团紫色,从远处看,是一团紫光,可离近了,才能看出,这是一口紫色棺木,上面有很明显的划痕,显然刚才有人试图打开它,但失败了。

        “噗~~”突然,缘灭喷出一口鲜血,脸色变的煞白,在胸口处有一道爪印触目惊心,滚滚鲜血已经将衣衫染红,一看是受了很严重的伤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!”宁心第一个赶到,在她心里,缘灭就是支柱,受这样的伤,非同小可。当然,其他人也都不慢,都关切的看着他。

        “没事,无妨!”缘灭挥挥手,背靠在紫棺,对宁心眨了眨眼,说道,“小伤而已,我调息一下就好了!时间紧迫,你们先都查探下这里的情况!”

        “好吧!那你小心点!”宁心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点头,继续向周围摸索。

        “咦!缘兄怎么这么不小心,居然受了伤!这可让我们如何是好!”缘灭刚想调息,萨文丁的声音就传来,他像是忘记了之前的事情,主动凑了过来,表现出很关心的样子说道,“在下很久以前,也是受伤颇多,因此便略懂了一些医术,不如让我为缘兄把把脉?”

        “好??!”缘灭眼中光芒涣散,缓缓的将左手伸出。

        萨文丁也不迟疑,伸手搭了上去,可还没开始仔细探查,就被另外一只手打落,抬头一看,正是爱琴。

        “你只是略懂,还是让我来吧!”爱琴出言讽刺,同时她的手搭在缘灭的脉搏上,开始细细的把脉。

        缘灭看着爱琴,知晓她在关心自己,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暖意。

        “好像是中了毒!”爱琴皱着眉头,又扒了扒缘灭的伤口,看了又看,询问道,“你感觉怎么样!”

        “小毒而已,还要不了我的性命,一定是那些天蝠身上传来的,我自己可以运功逼毒!”缘灭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那怎么能行!”萨文丁伸手入怀,取出一粒丹药,说道,“我这里有一颗解毒丹药,是师父临行前赐予我的!如今正好派上用??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倒是挺大方的!”缘灭微眯的眼中,藏匿着一股阴冷,淡淡的说道,“你的丹药,除了能把别人变成怪物以外,还能救人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看来缘兄,是对我的误解很深??!”萨文丁笑了笑,“师父吩咐过,在这里要以缘兄为主,所以就算借我一万个胆子,我也不敢谋害首领??!”

        “你的胆子,可没那么??!”缘灭的声音很冰冷,对待萨文丁,他毫不客气。

        “解毒丹我有,吃我的吧!”僵持中,一只小手从旁伸出,掌心处有着各式各样的丹药,清香的味道飘荡而来。

        “含月!”缘灭楞住了,萨文丁也非常惊讶,这可是西蒙的女儿,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,西蒙是绝对不会让她进来冒险的,唯一一种可能就是她瞒过了所有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的!”萨文丁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关你屁事!”含月一身灰衣,与那些从族中选出的代表服饰一致,想来就是凭此才瞒过去的,但她身材娇小,被裹在其中,反而增添一种异样的美丽,只见其横眉冷对,瞪圆了眼睛,说道,“灵儿妹妹的事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,到了这里,要是在耍什么坏心眼,小心我缘大哥对你不客气!”

        含月一句话,就表明了立场,这让萨文丁有些尴尬,但即便如此,他却仍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缘灭心里也非常的清楚,此人想杀自己的理由太充分了,他显然是在犹豫,想先试探自己是否真的受伤,在出手!

    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在他身上缘灭感受到一种跃跃欲试,似乎真的要按奈不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你,我好多了!”服下含月的丹药,缘灭舒缓了一口气,虽然状态还有些萎靡,但精神上看起来确实比之前好了一点。

        “没事!”含月笑的很狡邪,她也厚起了脸皮,黏在缘灭身边,不走了,直言说道,“那,你吃了我的药,就是欠了我一个人情,所以一定要带我去找阿友额!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!”缘灭被逗笑了,点头应道,“我也很希望尽快找到他!”

        “咦!”含月抬头,瞪着萨文丁说道,“你还在待在这干嘛,缘大哥的伤有我在就行,还不快去探查这里的情况!”

        “师妹,话可不能这么说!”萨文丁撇撇嘴,很无辜的说道,“缘兄下来的晚,又受了重伤,我不应该关心一下么?更何况,这个地方,我已经探查的很清楚了!”

        萨文丁招手,从北风手里取出一张刚刚绘制好的地图,铺在紫棺上,说道:“这里四处通畅,在缘兄还没下来的时候,我就四处转了一下,一共寻到了四扇石门,至于该走哪条,还要请缘兄来定夺!”

        缘灭拿过图纸,样子表现的很迟钝,仔细的观察着这张地图,萨文丁说的没错,以地图所示,如果这口紫棺是中心点,在它的四个方向上各延伸出一条通道,很难确定,该走哪一条。

        “依文丁兄之见,该行哪条路?”缘灭出言反问。

        “在下才疏学浅,不懂其中奥妙,一切还是要凭缘兄定夺!”萨文丁很狡猾,又把问题推了回来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缘灭点头,说道,“你们先去休息一下,让我想一想!”

        “那我先下去了,如果缘兄有什么发现,还请及时联系!”萨文丁告辞,在临去前,他撇了一眼爱琴,目光中充满了阴寒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也都去转转,小心一点,不要踏进石门,让我一个人呆一会!”缘灭淡淡的开口,让爱琴带着含月离去,他闭上眼睛开始了调息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样!”没过多久,宁心回来了,她也绘制了一张地图,交给了缘灭,同时低声叹道,“可惜了,他没有出手!”

        “应该不是他!”缘灭摇头,向萨文丁的方向看了一眼,说道,“他想杀我的动机太明显了,如果是的话,没必要躲在那六个人后面了,这个人隐藏的很深,会是谁呢?”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华体nba比分直播羽毛球 七乐彩开奖号码 香港赛马会官网免费一肖 福建22选5走势图大星彩票网 荣鼎福彩 彩票快三是什么意思 安徽十一选五形态走势 双色球历史133开奖 菠菜在线娱乐城21点 甘肃十一选五78期 西甲冠军谁最多 体彩猜球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 360彩票网站可靠吗 北京选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