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入墓

    中国体彩排列五规律图: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入墓

        铜门,虚空竖立,在开启的刹那,流露出古老的沧桑,它是祭奠大会的产物,带有一种死亡的气息,很神秘,很难明,也很可怕。

        “祭奠大会,每年都是这个样子的么?”缘灭盯着铜门,向图克询问。

        “往年只是祭奠,今年则是真正的了断!”图克回应,他回头看了一眼爱琴,又道,“一切都是因为她,她与古墓心神交感,所以才能把墓门召唤过来!”

        缘灭明晓,转身与爱琴对视了一眼,两个人心里都明白一些事情,但都没有说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墓门在这里,那外面那些戾兽,是如何出现的!”缘灭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在荒漠深处,另有一处,那并不是为人准备的,若是从那里进去,会更危险!”图克解释道。

        “您十年守墓,就是在那里吧!”缘灭反问。

        “不错!”图克先是点头,随后又摇头,说道,“但今时不同往日,那个地方早已被这些戾兽占据,根本不会有机会!”

        缘灭想了想,他总觉得哪里不对,心绪变的很乱。

        “进去以后,要小心行事!”图克叮嘱道,“蛮荒旗可以取出最好,若是取不出,你就把它毁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是蛮荒旗作祟,还是有什么人心存不轨!都还不一定呢?”缘灭的目光又瞥向了远处正与那些将要入墓之人谈话的西蒙,显然直到这一刻,他还是没有放下对西蒙的怀疑。

        “他想做什么不重要,重要的是结果!”图克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!您不觉得他对这件事情的情绪,太高涨了么?”缘灭凑近图克,说道,“我就是有这样一种感觉,如果他并不像自己说的那样心忧天下,那才是最可怕的!”

        图克愣了下,也看了一眼西蒙,说道:“你太敏感了,就算你的感觉没有错,可那又怎么样呢?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,不能因为这一点,就否定一个人!”

        “师父您心胸宽广,能容下这世间善恶,现在想来,当年您离开青城时候的心情,我也算是能体会一二了!”缘灭缓缓的开口,有些事,在他内心,始终是个结。

        “仇恨是可以毁掉一个人,这一点我深有体会!只不过大义者,虽可如此,但也要面临时局动荡,有的时候,这就是枷锁,就是对自己能力的一种禁锢!”图克叹了口气,“所以你,不要太执着了!”

        缘灭看着师父良久,他忽然笑了,后退了两步,躬身弯腰,向图克行了一礼,言道:“您的话,我谨记在心!”

        图克也盯着缘灭,在那双眼睛中,除了赞赏和欣慰以外,还饱含着一种犹虑,他并不觉得缘灭是真正的对自己的话信服,只能深深的感叹着,世事弄人,当年那个不更事的孩子,竟变的如此的多疑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!关于万青!”缘灭抬起头,面色有些犹豫。

        “你放心吧!浑拓多年前欠我一个人情!那件事我去说服他!”图克显然已经从灵儿那里知道了一些事情,主动开口道,“万青与我相交多年,算是有知遇之恩,此役一过,如果我活下来,便会与浑拓,亲赴中原,到时候必定全力以赴!”

        缘灭惊讶的望着图克,开口道:“师父您决定回去了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件事是我对蛮荒最后的牵绊,如果能有个了结,那便于此地没有任何瓜葛,除了中原,我还能去哪呢?”图克微笑的回应。

        “那弟子,就恭迎师父大驾了!”缘灭说道。

        图克缓缓的收起笑容,郑重的拍了拍缘灭的肩膀,低声说道:“活下来,就是希望,小心点!”

        “谢谢!”图克离去了,但他的话,却让缘灭心里很暖,仿佛又回到了十年之前,只可惜如今已是物是人非,师父还是师父,而自己,却早已不是自己了。

        缘灭甩甩头,去除那杂乱的情绪,默默的观察着,远处西蒙与那些人的谈话已经将要结束,在最后时刻,他把北风和七杀两名弟子叫到身前,一人给了一颗黑色的丹药,令他们当场服下。

        缘灭眯起双眼,自服食丹药以后,他明显觉得七杀和北风的身上产生某些变化,那些原本缠绕在身上的巫气,被另外一股平和的气息掩盖,不在流露分毫。

        “好手段!”缘灭感叹,他自然明白,这是在掩盖巫气,如此才能不受古墓气息的排挤,看来祭神坛,还有很多隐藏的手段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!”一只粗大的手掌从后身后伸出,拍在缘灭肩上,令他全身晃动,那声音虽然不大,但非常的宏亮,尤其是贴在耳旁,刺激的缘灭,竟让他有些狼狈。

        这声音,不止惊住了缘灭,更是将祭坛上西蒙等人的注意力也吸引了过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?。?!”缘灭没有感受到杀气,觉得这个人很眼熟,好像哪里见过。

        “是我呀!我是铁锤,这名字还是你给我起的呢!”铁锤大咧咧的,他头顶光秃,那些原有的乱发已经被剃光,也难怪缘灭没有认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铁锤!”缘灭眼睛亮起,主动上前,说道,“兄弟,多日不见,你这变化好大啊,连口音都变了!还会说话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嘿嘿!俺就是随便学学!”铁锤挠了挠脑袋,有些不好意思,随后又看了看缘灭的手臂,询问道,“大哥,你的手好些了么,上次的事,让铁锤真的很过意不去??!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没事!”缘灭摇头,打量着铁锤的身板,与第一次见到的感觉一样,这身板,居然与那些戾兽不相上下,简直不可思议,真不知道那个老头有什么能力,居然生出这么一个怪物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!”铁锤的大拇指竖在缘灭面前,称赞道,“您可真威武,一个人就能把那帮老家伙打的落花流水,要不然刚才不知哪个王八羔子算计俺!让俺动弹不得,俺肯定也上场,帮你收拾他们!”

        “好啦!不要在意这些!”缘灭心里明白,这定然是西蒙那伙人使的诡计,目的就是让他孤注一掷,事实上不光是铁锤,连袁起也收到了影响,没有及时现身,他拍了拍铁锤的手臂,询问道,“兄弟,你这是也要进墓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当然啦!”铁锤说道,“大哥要进去,嫂子也要进去,那岂能少的了俺铁锤,大哥放心,这一次俺一定?;ず蒙┳?!”

        “嫂子?”缘灭急忙摆摆手,说道,“你误会了,那可不是什么嫂子!不许乱叫!”

        一旁的爱琴,满身的血腥气味,此刻也不免被这种莫名的称呼惊住了,但她并没有说话,只是转过身去,装作没有听见。

        “嘿嘿!”铁锤憨厚的笑道,“俺明白,俺明白!”

        如此情形,本来没有什么事,竟被他弄出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,周围人的目光在缘灭和爱琴两个人身上来回移动,一时间很是尴尬。

        “我倒觉得可以这样称呼!”宁心跟了过来,在他身后还有灵儿,含月和莫提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胡说!”缘灭瞪了她一眼,指着铁锤说道,“我介绍一下,这位是铁锤,新认识的兄弟!”

        “姐姐好!”铁锤明显不懂得交流,或许在他的意识里,只要是女子都会称呼为姐姐,结果愣是把几人逗乐了,看着他如此彪悍的身板,不由的好感倍增。

        “尊上这里倒是很轻松??!”西蒙独身来到近前,他看了一眼铁锤,又对缘灭说道,“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!”

        缘灭脸上笑容逐渐的敛去,回过头吩咐道:“你们先准备一下!我去去就来!”

        宁心点头,示意几人安静下来,眼看着两人来到了一处没人的角落。

        “祭神大人,可是有什么要指教的么?”缘灭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尊上,恕我直言,荒漠的战况不是很理想,所以这入墓之行不能在拖延了,另外此番入墓之人很多,我想请你做这个首领!可行?”西蒙询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祭神大人,您这是高估我了!”缘灭撇了那些被各族选出来的人一眼,皱着眉头说道,“我为中原人,如何能服众,更何况,古墓本就是险境,每一步皆需再三试探,我缘灭力有不逮,能护得身边人周全就是万幸了!又谈何统领?”

        “到了此时,尊上就不必谦虚了,我已与他们明言,入墓以后,你的话就是我话!违抗者杀无赦!所以此事,还是请你多费心!”西蒙回应道。

        缘灭没有说话,只是淡淡的看着西蒙,他觉得这个问题没有意义,那些人各个心怀鬼胎,不过是一时的听从,一旦进入古墓,必然是各奔东西,那所谓的首领,不过是一个无用的称谓,没有任何权利。

        “尊上!”西蒙觉得缘灭默认了自己的决定,又继续说道,“想必图克跟你说过这扇墓门的情况了,事实上他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因为此门的开启,并不是永久的,在十二个时辰以后,就会自动关闭,如若在想开启,就要等上十年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嗯!”缘灭点头,问道,“所以任何的事,都要在这十二个时辰内完成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!”西蒙说道,“在外界我们与那些戾兽的争斗,其实就是一个无底洞,关键之处还是在于蛮荒旗,只要能拿到手,劫难自散!”

        “那除了蛮荒旗,您还需要什么呢?”缘灭问的很随意,尽管他很想知道西蒙的目的,但仍没有过分的冒进。

        “我倒是不需要别的!”西蒙看了一眼宁心等人,回应道,“只是尊上你需要的东西,很有可能就藏在巫神的棺椁内,所以要万分小心才是!”

        “你是让我开棺掘墓么?”缘灭的脸色当场变了,巫神本身就是个传说,西蒙话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让他把棺材打开,这里面要是出现什么可怕的东西,自己想活着都难!

        “我只是说可能!”西蒙开口道,“尊上是个聪明人,万一真到了那个时候,自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!”

        “那缘某,真该谢谢祭神大人,这样摆了我这一道!”缘灭冷漠的回应着。

        “尊上何出此言呢?”西蒙不咸不淡的说道,“事实上,你我都是各表一方,都是各取所需而已,谈不上谁摆弄谁!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!”缘灭怒极反笑,讥讽道,“祭神大人如此明言,真不愧是蛮荒霸主一样的存在,看来这个亏,缘某是吃定了!”

        西蒙的脸色不变,在与缘灭对峙了片刻后,才回应道:“因为你有执念,这是好事,但也是一种枷锁,缘灭,你我都是上位者,这就决定了我们所思所想,决不可太过狭隘,我相信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的!”

        缘灭没有说话,只是笑而不言,让人难以猜测他的心理,那锐利的目光从西蒙身上移开,再次注视向远处那座铜门。

        “说实话,我西蒙也是一个心高气傲之人,在没认识你之前,这世间人物,我从没放在眼里,唯独你,这些年的经历,和如今的地位,令我刮目相看!”西蒙默默的称赞着,他表现的很真挚,没有任何的虚假。

        “您的称赞,让我惶恐!”缘灭的声音变的更冷了,“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一句,天机图十年一用,你把它用在我身上,真是太浪费了!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,缘灭就离去了,这两大人物的对话,也就到此为止了。

        又过了半刻钟的时候,西蒙重新的走上了祭坛,他亲自施展法印,结合祭坛的力量,开始送入古墓。

        缘灭西看了一下,除了自己这伙人和先前选出的那二十二人以外,还有萨文丁,北风,七杀,冥心四人,他们相序的都进入了墓中。

        “走吧!”缘灭脚下火龙缠绕,载着爱琴,宁心,灵儿莫提和铁锤五人主动飞入了铜门。

        幽幽古门,承载着太多的怨念,它像是无法接受这么多活人的生气,在缘灭进入的一瞬间,一层封印悄然的将其埋没。

        “排斥生机,看来想要在安排人进入是不可能的了!”图克淡淡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但若要出来,就必须有祭品,巫神墓,可以承载的生机有限,这些人,能活着走出一二就是万幸了!”难一微笑着,他目光盯着图克,颇有一番庆幸之色。

        “你也不必太早言明,他们若失败,我们也不会好过!”图克很冷漠,他的目光又看向了西蒙,提醒道,“外面的事情更棘手,我们走吧!”

        “嗯!”西蒙点头,他无意识的对着身后喊了句,“月儿,跟爹回去!”

        没有回应,其余的几人也都呆愣了一下,回过头,空荡荡的一面,根本没有含月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“月儿!”西蒙大声喊道,他突然反应了过来,脸色变的非常难看,周围举目无人,整个神境,也都没有含月的影子,那唯一的可能就是......

        几人再次盯上了那面被封印的铜门,西蒙彻底的慌了,那是他最疼爱的女儿,对外他可以做到雷厉风行,但对自己的女儿,永远都是溺爱的,不忍其受到任何的伤害。

        “不可!”其余的几人也都慌了,西蒙想要进入古墓,那难免会群龙无首,最后在拉扯中,被几人强行带出了神境。

        人影渐去,在偌大的通幽神境中,只留下了几个人把守。

        一个老者从朦胧中走来,他身体透明,没有人能够察觉他的存在,但如果被缘灭看到,一定会认出,这是自己一直熟知的算命老人,谷老。

        “悠悠千载,惶懵百世,我不知你,你不懂我!你从千年走来,我遭百世轮回!弃蛊创巫,你说我为恶,我却言你非善,待到你苏醒的那一刻,这些冤冤之事,便有了分晓!”谷老的眼睛漆黑如墨,身上所散发的气息,如同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死神,恐怖之意尽显,奈何那些留守之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,仿佛根本没有察觉身边有人存在,谷老盯着铜门,嘴角上泛出一股诡秘的微笑,幽幽的自语道,“愚昧,无知,尽显在这些凡人的身上,他们总是以为眼见就是一切,连真实和幻象都分不清楚,就妄图挑衅,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神灵存在的真正意义,最终能引来的,只会是更大的灾祸,如果这是一道选择题,那你觉得,那个到达终点的人,会让灾祸重现么?”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单独平码一个赔多少倍 江西时时彩qq群 辽宁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wta网球比分 江苏时时彩计划软件下载 欢乐升级太坑 打篮球的女友琳 黑龙江11选五遗漏号码 重庆欢乐生肖正规吗 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表 3d试机号分析和技巧 北京十一选五app下载 中彩网双色球首页 qq体育 7星彩中奖规则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