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大战

    海南体彩4加1玩法: 第二百二十五章 大战

        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!

        这句话从袁起口中吐出,每个字都蕴含有一种魔力,带着有苍劲的古老,回档在天地之间。

        缘灭内心忽然很害怕,这种害怕倒不是因为实力不济,而是觉察到好像正失去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,一种空荡的感觉随之而生,眼看着万婷从身边略过,几乎是下意识的要把她拦住。

        黑色匕首,缕缕毒烟飘散,自上而下,向着缘灭的天灵盖刺去,缘灭抬头凝视,他看到了一双陌生的眼睛,无情且无视,冷淡又冰冷,仅仅是这个眼神就在他心中烙下了刺骨的印记。

        万婷的动作虽然很快,但是很明显她还不适应,以缘灭的身法很轻松就躲避开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万婷!”缘灭顺势掐住了她的手腕,努力的保持自己的冷静,逼视着那双冰冷中带有杀气的眼睛,问道,“你到底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哼!”万婷冷哼,手腕忽然如泥鳅般润滑,脱离了缘灭的控制,整个躯体散发出银色的光芒,那只持着匕刃的手背上,出现一个类似星辰的印记,同时以一种更快的速度挥动匕首刺向缘灭的心口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招招想要我的命??!”缘灭指尖剑气突发,追寻着匕首划过的痕迹,在千钧一发之际,斩断向了那把匕首。但接下来他想再次将万婷禁锢的时候,已经晚了,一只大手横过,对面的袁起出手了,没见有什么特别的动作,就这么简单的几个掌印,就将缘灭逼退了。

        “没事吧!”莫提飞身而来,扶起了缘灭。

        缘灭摇了摇头,示意她退后,自己再次上前对峙。

        “有传言称,在她的体内,承载着千年前某个人的记忆,如今看来,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!”缘灭看了一眼萨文丁,目光又回到了万婷的身上,“你这是想借体重生么?”

        “看来缘兄也不是糊涂人??!”萨文丁走上前,看了看万婷和袁起,回应道,“既然如此我也就不瞒你了,你说的没错,一个人,无论是魂魄还是肉身,无外乎都是记忆的承载体,只要记忆存在,在把原本的那些记忆清除,那这就等于是另外一种重生!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萨文丁回过头,面相了袁起和万婷,弯下了腰,行礼道:“萨文丁,参见族主,族母两位大人!”

        然而对于萨文丁的行礼,没有任何的回应,袁起眼中的紫光已经被银光代替,他与万婷并肩,远远看去,真如世间的一队神仙情侣那般淡然。

        “族主,族母!”缘灭孤疑,来蛮荒这么久了,这称号,还是第一次听到。

        萨文丁神情异样,悄悄的催动耳魂坠,却发现袁起没有任何反应,这情况好像超脱了他的控制,又是几番试探,就见到袁起的目光盯上了萨文丁,顿时让他通体发寒,心里发触。

        “那以前的记忆呢?”缘灭不肯放弃,虽然这两个人走到一起的结局是好的,可如果他不是他,她也不是她,那剩下的自己,又能算什么!

    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当然是要清除干净!又何必多问!”萨文丁不耐烦的回应,同时他又瞥了一眼袁起,悄悄的后退到了一旁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那是没用的东西!”缘灭眼中疯狂之色尽展,断情剑持在手中,遥指着袁起和万婷,“可在我看来,世间最宝贵的东西也不过如此!你这个死去千年的尸魂,不过是暂时控制了别人的身体,我应该能把你轰出来!”

        “不自量力!”这是万婷说的第二句话,依然是那么的冰冷无情,她挺起青冥剑,在空中划出一个月牙,这像是一种剑法的起手式,紧接着数百道银色的剑气形成,娇躯一挺,攻向了缘灭。

        “月光?”奔袭途中,缘灭敏锐的觉察到天上月色的变化,这种奇妙的剑法跟青冥剑一样,也是借用月光的力量形成的。

        月牙在天空飞舞,看似柔和,却极聚凶险,缘灭深吸一口气,护体罡气撑起,挺剑与万婷纠缠。

        不得不承认,这剑法非常精妙,每一剑,都带出一朵月牙,漂浮在周围,而且越到最后数量越来越密集,逐渐的对缘灭形成围困之势。

        “传说的奔月剑法,厚积薄发,果然名不虚传??!”萨文丁开口称赞之时,仍不忘看了一眼那一直保持平静状态的袁起。

        “破~~!”缘灭轻喝,青冥剑法口诀中,那短暂的祭月心法被他默念,天上的月光之力,几乎在瞬间被抽离开来,整个躯体呈现出一股淡黄色,只见他佝偻着躯体,在短暂的酝酿下,舒展开来,一个原始的巨人虚影,出现在了身后,两只宽厚的手臂,缓慢而坚定的向着万婷拍去。

        “这~~这是什么招数!”萨文丁一阵惊讶,暗叹缘灭竟然藏留着这样的后招,只是为何在与师父对决的时候没有施展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抱..山...印...~~”袁起的声音有些发颤,看着缘灭身后那缓缓消失的巨人虚影,眼中的银光更加炽热了,他像是从永恒中苏醒过来,一股卓越的势,出现在了身上。

        缘灭脸色大变,施法间,匆匆与袁起对视了一眼,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只洪荒猛兽盯上了,一股寒意不由自主的在心间流窜。

        “聚!”被抱山印压制下的万婷,开始了疯狂的挣扎,数到剑气冲天而起,形成一个复杂的剑阵,漫天的月牙都被接引,汇聚成一朵月色莲花,将缘灭围困,随后剑阵中喷射出业火,将莲花点燃,欲将花内的缘灭焚成灰烬。

        缘灭眼中出现魔光,他的脸色冷冽到了极点,因为这朵莲花在经过业火的煅烧下,无论从形状和给人的那种感觉,都像极了当年魔池降临之前,由十大神兵演化而成的血莲,想来创此招的人,一定也是经历过魔池降临的场景。

        “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!你能创出此招,就足以说明你的心,并不像你的话那般决绝!”缘灭出言讽刺,他的动作丝毫不止,围绕在身侧的护体罡气瞬间转化为一张太极图,整个人擦过莲花边缘,凭借一身修为,硬是打出了一条通道。

        “扑~~”万婷被反噬,吐了一口鲜血,如一朵凋零的花,坠落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残影拂过,缘灭一把将万婷抱在怀中,将其稳稳的禁锢在身边。

        “我给你一次机会,滚出她的身体,我不杀你!”缘灭冷漠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万婷不说话,但眼中的寒意丝毫不止,想运功抵抗,无奈功力已经耗尽,只能铮铮的看着远处的袁起。

        “招数再强,也不过是借助他人之躯,本身就不相契合,你觉得凭你真能压制住我么?”缘灭轻轻一拍,将万婷打晕了过去,抬头看向袁起,淡淡的说道,“你也是一样!”

        “你.很,不错!”袁起的声音还是很跳动,他每一步的向前,都带起一种节奏,无数银光从地面拔起,那种势的感觉,再次呈现了出来.

        “虽然不知道你是谁,但你的境界,让我很惊讶!也很好奇!”缘灭将昏迷的万婷抛给了莫提,独自面对了袁起。

        “额!”袁起没有回应,甚至都没有望向缘灭,目光摇摇看着万婷,眼中的柔光是不加掩饰的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是你们选中了她!那么很抱歉,这就是你我为敌的理由!”缘灭非常强势,即便他的双手在发颤,但依然大步向前,拦住了袁起,冷声的说道,“她是我的,必须留在我身边!”

        袁起目光移开,盯上缘灭,过了良久,嘴里吐出了一个字:“战!”

        虽然话语迟钝,但他的动作却出奇的快,银色的光芒裹带着凶猛的拳印,轰击向缘灭的胸口,同时那些银色光芒,化成剑气,随着那一拳,向缘灭覆盖。

        缘灭眯着眼睛,这是超脱自己境界的力量,但他还是从中看出了明显的破绽,与自己猜测的一样,刚刚重生的敌人,与新的躯体不契合,手脚上有明显的迟钝,这就是他的机会。

        漆黑的魔光,自缘灭体内衍生,他的右手捏着拳印,呈现出暗红色的光芒,这是血罩与魔气混合而成的结果,为了试探敌人的力量,这一击是最好的选择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两个拳头撞击在一起,把周围的黄土都震开了,无数尸身裹带着蛊虫,以二人为中心被掀翻,场景显得非常的壮观。

        “小心!”远处,莫提焦急,这一拳虽然抗住了,但那些剑气却将缘灭埋没,这让她心里十分担忧。

        反观袁起,虽置身其中,却也没有一丝一毫胜利的喜悦,他很警觉,下意识的抬起了头,就见头顶上方,圆圆的月亮越来越大,根本来不及躲闪就将他覆盖。

        “轰隆!”又是一声巨响,这是缘灭之前与万婷对决之时剩下的月光之力,被他暗中汇聚,形成一记满月斩,趁其不备,造成眼前这个两败俱伤的局面。

        “熬!”袁起浑身染血,口中发出怪异的声音,漫天的星光都向他汇聚,他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!”缘灭从黄土中跳出,他也是浑身染血,但目光却出奇的明亮,出言讽刺道,“还是借助这具躯体的力量,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!”

        袁起冷哼一声,双指在虚空滑落,形成一个银色阵印,打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“咦!”缘灭哑然,这阵印与飞星阵非常的类似,他掌心翻转,同样也出现一记飞星阵,印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二阵相撞,出乎意料,缘灭的那记阵印,竟然被吞噬了,而袁起的飞星阵则变的更为壮大,速度更快向缘灭飞去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七杀习得的只是皮毛,这才是真正的功法!”缘灭低语,同时祭出断情剑,人剑合一,裹带着一股锋芒的力量,刺破飞星阵,冲到了袁起面前。

        招数被破,但袁起并不慌乱,人形兵器被竖起,以神像的嘴吧,对上了断情剑的剑尖,一股霸道的巫气,顺着断情剑就要涌入缘灭体内。

        缘灭身体快速旋转,挣脱了这种怪异的束缚,冷漠的看了一眼那人形兵器,对这把兵器的强大,又有了另外一番体会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场殊死的决战,两个人贴近了距离,拳脚与剑气相互纵横,天上地下,都能见到他们的身影,可惜的是见证者,却少之又少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又是一次轰击,缘灭终于被震退了,没有人能体会到他的艰难,之前就受了伤,如今每抗一下这种轰击,都牵动了伤势,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还能抗多久。而反观袁起,越战越勇,那具灵魂与袁起的肉身,越来越契合,所发挥的力量也变的更强了。

        “凶多.吉少??!”缘灭内心非常焦急,可无奈对方的强大,自己已经是完全处于被动的地位,实在是有心无力,抬头望去,只见那把人形兵器从天而降,银光中,带有着漆黑的巫点,逼的缘灭不得不以断情剑来抵御,可即便是如此,在人形兵器的头部,那缝里的部位,也发出一道黑色的巫气,划向自己的肩膀。

        “扑哧!”缘灭口中溢血,身躯坠落,鲜血顺着肩头,流淌向全身,显得十分的可怖,所幸莫提及时借助了他,这才避免了被摔死的命运。

        “呵呵!”虚空一闪,袁起出现在二人的身前,双眼的喷射出来的杀意,丝毫不加掩饰,提着神兵就劈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当!”出乎意料,眼看着缘灭即将死去,可最后关头,一柄弯刀从远处射来,让这一击偏离了位置,缘灭顺势劈出一剑,划向了袁起的大腿,短暂的击退了他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人!”萨文丁大喊,这关键时刻,他不允许任何人坏他好事。

        巫光拂过,一个黑衣人挡在了缘灭前方,手中的弯刀散发出凌厉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“冥心!”萨文丁眯起双眼,指着缘灭说道,“你想救他么,快滚吧,念在你师父的份上,我不和你计较!”

        萨文丁的话刚刚落下,可袁起却并不如他的意,在腿上伤口愈合的瞬间,就提起了人形兵器,一道残影拂过,凶狠的刀芒,笼罩了冥心。

        “小心!”缘灭大声提醒,可已经晚了,连缘灭都无法面对的敌人,他又如何能面对,这一下,让冥心浑身颤抖,半跪着躯体,手中弯刀已经断成两截,从其衣袖中,也渗出了鲜血,显然是被这一刀的余波震伤了。

        “带她们走!”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信且知道如何离开这里的人,缘灭如何能够放过,幻月镜被祭出,囊括着万婷,莫提和冥心,被他狠狠的推出。

        “不!”莫提眼中含泪,这要是走了,留他一个人在这里,必死无疑。

        “没用的!”萨文丁冷笑,“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,也逃脱不了族主的手掌心!看你们能挣扎到几时!”

        “留下!”袁起闷喝,他竟然舍弃了缘灭,留下残影,张开大手,插入了幻月镜布下的守护中,虽然仍表现的很痛苦,但却硬生生的将昏迷的万婷扯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够了!”缘灭也赶到了,一把将袁起抱住,运转了所有的力量,终将其拖住了。

        “拿着这个!”缘灭取出图克给他的令牌,抛了出去,大声喊道,“去找宁心,你们一同上巫山找图克,记住,在蛮荒的土地上,我如果不在了,只有他能护得你们周全!”

        “缘大哥!”模糊的呼喊声传来,莫提和冥心,总算被强行送走了,在场的,也只有缘灭和昏迷的万婷,坐在了袁起的脚下。

        “族主!呵呵!”缘灭脸色虽然灰败,但仍然笑道,“很不错的称呼,你统领哪一族??!还存在么?几千年过去了,说不定早就灭族了!哈哈!”

        “嗷~~”缘灭的话,明显刺中了袁起的心,整个人都恼怒了起来,几近疯狂一般,提着神兵向缘灭砸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以为你胜券在握了么!”缘灭眼中突然散发出灰色的光芒,“我告诉你,你这不灭之躯,原本就是我的,今日我就算拼着一死,也要将属于自己的东西夺回来!”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胜平包含让球吗 宁夏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正好彩票网黑龙江11选5走势图 山东时时彩网 德州扑克高额现金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、结果 杀一肖六肖中特 排三开奖结果 甘肃快3怎么看直播 体彩p5开奖 彩票软件排行 胜负彩2019077期 乘毕码 11选5开奖爱彩乐 北京快十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