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二百一十八章 寒地

    七星彩开奖号码直播: 第二百一十八章 寒地

        蛮荒,在芸芸山中,常有蛮兽出没,让人轻易不敢触之,但时事也有例外,有一些天生亲近与人的种族,悍马就是其中之一,据说蛮荒悍马,存于上古年间,以体质雄壮而闻名,以此代步,可将千里之地始于足下,久之,就有人以其作为战争中必不可少的工具。甚至于后来有人言道,中原的战马,也是从蛮荒引入,继承了它强悍的血统。

        十方城外,巫山以北,坐落着一个庞大的马原,很多从远处而来的商旅,由于经过了长途跋涉,马儿疲惫,都会来这里喂养,久而久之,这里也就有了相当大的名气,于是乎老板大笔一挥,将此地命名为十方马窖.

        接近午时的时候,缘灭踏入了此地,他感受到了来自蛮荒的那种彪悍的气息,十几名上身赤裸的大汉,在冷风中训着几匹野马,以此来向几位商客证实这些马儿的烈性和他们的实力。

        “看到没!”一个身材较为瘦弱的中年人,对着商客滔滔不绝的讲解道,“这些马儿经过我们专业的驯服,你们完全可以放心,不要说日行千里,就是以此穿越荒漠,都不是问题!”

        那几名商客,也都点点头,竖起了大拇指,发出连连的称赞声。

        缘灭看了一眼这些人,随后他耳朵微动,似乎听到了什么,向着远处的草原看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又听到什么了?”莫提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!”缘灭吩咐道,“你去牵两批马来,我们骑马赶路!”

        “骑马!”莫提惊讶,因为以二人的功力,御剑要比骑马要快多了。

        “快去!”缘灭出言催促,自己则观望着远处的草原,继续聆听着此地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北风拂过,在普通人看来很平常,可缘灭却从这里面听到了凄厉的惨叫声,仿佛有着上万冤魂在哀嚎和哭泣,这让他眉头皱的很紧,因为以西蒙的能力,相信巫山脚下的事,不可能瞒的住他,这究竟是为什么.

        “请问有什么需要的么?”一个老人见缘灭独自站了很久,就走了过来,主动询问道,“客官,您是要挑选几匹好马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已经有人去挑选了!”缘灭回过神来,指了指远处正挑马的莫提。

        “额!那好,那就不打扰了!”老人很识趣,摸了摸发白的胡须,转身离去。

        “请等一等!”缘灭心念一动,追上了这个老人。

        “客官还有什么事么?”老人回过头,客气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,就是想询问一下,过了这个草原,是什么地方?”缘灭指了指远处,说道,“我初来贵地,人生地不熟的,还请老人家指教!”

        老人脸色一变,重新打量了一下缘灭,郑重的说道:“客官,过了草原,那就是寒地了,那里可是个不祥之地,我劝你还是止步与此的比较好!”

        “不祥之地?”缘灭疑惑道,“老人家,为什么是不祥之地呢?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其实我也说不出清楚!”老人说道,“不过我知道有很多人和你一样对那里好奇,觉得在那个地方能采集到上古时期遗留下来的冰晶,可惜这么多年过去了,基本上都是有去无回!”

        “基本上?”缘灭抓住了关键。

        “哎!年轻人就是喜欢刨根问底!”老人叹了口气,看了看左右,小声说道,“以前我听说有一个人回来过,不过只剩下半口气了,我们努力把他救醒,结果人又疯了,嘴里不听的嘟囔着,说他看到神仙了!之后又没过几天,就浑身长满浓疮,而且到处乱咬人,好在那个时候我们请了几名巫士,这才将人控制住,接着没过几天人就死了,于是我们就将他埋掉了!”

        缘灭默默的点了点头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      “客官,你好好想想,如果那个人真看到了神仙,那回来之后能这样么?”老人见缘灭脸色仍很平静,再次出言劝解道,“我猜啊,八成是看到了什么邪魔鬼怪,被诅咒了,才会这样!”

        “被诅咒了?”缘灭若有所思。

        “是??!要不然还是什么?”老人眼睛瞪得老大,说道,“所以说,那里??!可千万不能去,太邪门了!”

        “额!”缘灭点头,看了一眼后方牵着两匹马的莫提,对老人说道,“谢谢您啊,老人家请放心,我就是随便问问,不会冒险的!”说话间,缘灭取出一锭银子,塞在了老人的手中。

        “年轻人够阔绰??!”老人笑眯眯的掂量着手中的银两,对缘灭招招手,“祝你好运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告辞!”缘灭上了马,轻轻一提,马儿嘶哮,一股霄芒之气冲天,让看似单薄的缘灭显得威风凛凛,“走!”

        缘灭骑着马,向着草原奔行。莫提见状,也跟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真是一对不凡的年轻人!希望你们能平安!”老人摇摇头,做出了一个祈福的姿势,转身离去了。

        草原的奔驰,缘灭轻装简伴,骑着悍马一路飞奔,目标赫然就是老人所说的那个邪意之地,寒地!或许真如老者提到的那样,这飞奔途中,起初还能遇到一些试马人,但越是接近寒地,就越是人烟稀眠,到最后连马儿都不太愿意接近那个地方,任由缘灭趋赶,都不肯在向前半步。

        “灵儿姐姐真的来过这里么?”莫提看着前面草地,均被染上了一层冰霜,就好像有一种奇怪的气息在蔓延,并且形成一股雾气让前方变的模糊不清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用担心,也不用害怕!”缘灭很平静,他走下马来,亲自上前亲手触摸了那些冰霜,细细的感应了这些雾气,判断道,“这应该是阵法的气息所致,在前面肯定存有一个阵法,长年累积,才能形成眼前的景象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可不是害怕!”莫提面色微冷,看着前方的朦胧,“我只是担心,如此贸然闯入,会不会是一场空!”

        缘灭没有回应,他忽然心有所感,站起身来,看向了白雾中的一个方向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莫提上前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那里好像有人!”缘灭低声开口,紧接着他拉着莫提,一头扎进了雾中,缓缓的靠近。

        冰霜白雾,让视线变的模糊,即便是站在眼前,都不见得可以分辨,就是缘灭,一时之间也无法辨别出那是何物。

        一步步的靠近,终于让缘灭嗅到了呼吸的气息,他的感觉没有错,那确实是个人,手持一张大弓,浑身裹满了兽皮,在他的背后,还有一个孩子,正跟那个人一起盯着另外一个方向。

        缘灭面色微动,好像感到了什么,拉住莫提,躲在一个稍微高点的土丘上,顺着那二人的目光,看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模糊之中,又出了一个纤瘦的人影,但这个人有些奇怪,她很恍惚,走走停停的,半天才能看出其身体的轮廓。也就在这个时候,男子动了,他抬起大弓,搭上了一支箭,瞄向了那个模糊的人影,射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缘灭蹙眉,神色异样的盯着那个模糊的身影,指尖弹射出一道剑气,将那支箭强行击落,随后在那两方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带着莫提闪身没入雾霭深处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人!”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,看着脚下那断裂的箭矛,明显是一惊,而对面的那个手持大弓的男子,见一击不成,冷冷的撇了一眼缘灭方才隐藏的那个土丘,没有言语,拉着身后的孩子,也没入了雾霭内。瞬息间,这三方人,好像有了默契,心里都留下了几分戒备。

        “你刚才为什么要出手?”在奔跑的途中,莫提一直追问着缘灭,“那个人是谁?”

        “你到底想知道什么!”缘灭被问的烦闷了,不耐烦的回应道,“路见不平而已!需要理由么?”

        “路见不平?”莫提满脸孤疑,她可不会相信缘灭会这么好心,管起别人的闲事了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确实有一个阵法,而且年代很久远!”缘灭开口,谈论间,二人来到了一片荒凉的土地上,脚下的草木早已被山石取代,偶尔间在这山石缝中还残留着一些骷髅。

        “那好像是一扇门?”莫提指了指前方,在模糊的白雾中,竖起两根青石大柱。

        缘灭脸色凝重,来到石柱前,他感应到了一股怨灵之气,从这两根石柱中央不断的飘出,这更加证明了自己在马场上的感觉没有错,这里一定存有隐秘。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在这山石之间会有这样一扇门呢!”莫提指出了疑虑。

        “很难说的!”缘灭观察了半天,回应道,“有些阵法,是需要媒介的,也许这扇门,就是其中之一,门这边是一个地方,门的另外一边就是另外一个地方!你想想我们青城山的邂剑崖,不正是如此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额!”莫提点头,“照你的意思,这个地方就是类似山门一样的存在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只是猜测,没有肯定!还有你别忘了,这里可是巫山脚下,就算西蒙心在宽,也容不得有人在这里开山立派!”缘灭扫了一眼莫提,转身就往石柱中央迈步。

        莫提犹豫了一下,跟着缘灭一同越过了石柱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与外面衔接自然,好像没什么变化!”莫提自语,眼前的山石没有改变,如果说有区别,那只能说空气中的白雾,似乎变淡了一点。

        “跟紧我,不要离开我的视线!”缘灭低声叮嘱了一句,“任何东西,一旦跟人扯上关系有关,那些顺理成章,都不过是另外一种虚假!”

        迈入石柱后,缘灭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,空气中蕴含的怨气明显更加强烈了,不得不让他加强了戒备。

        又走了一段距离,白雾渐渐的散尽,显露出一些山石林物,不过有一点很奇怪,自来到深处以后,那种让缘灭皱眉的怨气忽然间,消失的无影无踪,这让他忍不住回过头,看向了来时的路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莫提问道。

        缘灭摇头不语,他后知后觉,感到刚才那两根石柱或许并不是什么门,而是一处阵眼,并且是有人故意敞开,其目的就是为了散尽此地的冤魂之气。

        “小心一点,这地方可能还有人!”缘灭说出了自己的直觉。

        莫提一听,脸色变了又变,右手悄悄的按住宝剑,浑身戒备的跟在缘灭背后。

        又是一段的山石小路,空气中传来冰冷的气息,想来所谓的寒地,应该在他们的脚下了。

        寒地并非冰所,由于气候关系,这里的土地,都存有裂痕,缘灭默不作声的前行着,越是往深处,他就越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注视着他们,回眸一撇,一道剑气透射而出,穿透了一物。

        “一只奇怪的虫子!”莫提脸色微变,拔剑就要砍下去,但被缘灭拦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虫子体积不大,越有一寸长度,说不出名字,虽然看似很普通,可一旦向那双虫眼望去,就会发现,那双眼睛非常灵动,似乎有一种人的情绪在涌硕。

        “走吧!”缘灭淡淡的看了一眼小虫,拉着莫提继续往深处走去。

        “一只虫子而已!”莫提不解,“何必如此在意!”

        “那不是虫子!”缘灭解释道,“那是一种蛊,看似渺小,但作用极大,而且蛊心相联,若是把它碾碎,其他的蛊会有感应,到时候会出现更多!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缘灭撇向路两旁的山石之间,在那里,无数只虫蛊蠕动着,那细小的虫眼,闪烁金光,让被盯住的人浑身都不自在。

        “别起杀念!”缘灭按住莫提的剑,拉着她继续往深处走,“不要说话,也不要乱望,视它们不存在就可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这个地方这么恐怖,灵儿若是真在这里,那岂不是有死无生!”莫提紧紧的抱着缘灭的手臂,小声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要想那些没发生的事,谁都知道灵儿是我缘灭的师姐,少一根寒毛,我让他全族陪葬!”缘灭的声音非常的平静,没有杀气,但足以表达他的决心。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体彩20选5怎么中奖 黑龙江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快乐8预测 广西快三遗漏值表 澳洲幸运8福彩中心 秋风落叶精准资料一尾中特平 总进球数稳赚不赔 陕西快乐10分遗漏手机 江西多乐彩基本走势 河南快三历史最大遗漏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体坛网 香港两码中特1 2019年025期3d开奖号码 曾道人六合彩 江西多乐彩老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