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放手

    大乐透中奖规则表说明: 第二百一十五章 放手

        夜晚,十方城的天空,焰火燃升,划出美丽的光芒,含月拉着灵儿和阿友等几个人,围绕在篝火旁,欢快的跳着舞步,显得很优雅,也很淡然。

        “啊呜~~”灵儿双眼弯弯,笑的跟月牙一样美丽,她是几人中最活跃的,穿着一身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孔雀衣,不时的展现出优美的体态。而七杀在远处的角落里,静静的看着她,眼中有着犹豫和爱慕,或许是因为缘灭给他的时间真的太短了,让他难以迅速做出抉择。

        “灵儿,喜欢这里么?”含月见灵儿玩累了,拉她到篝火旁,问道.

        “嗯,很喜欢!”灵儿点头,收起了笑容,低下头,说道,“可惜我明天就要离开了,含月姐姐,你们有空一定要去中原玩!我带你去欣赏我们那里的星空!”

        “好??!”含月点头,瞥了一眼角落里的七杀,狡邪的笑道,“我倒是觉得,明天走不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为什么呢?”灵儿抬头,好奇的问道,“是有人不愿意让我们走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别误会!”含月拍了一下灵儿的脑袋,眨了眨眼说道,“直觉,我的直觉告诉我,明天你们走不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姐姐,那你可真错了!”灵儿默默的说道,“我的师弟,性子倔的很,他虽然对我们很好,可有些事情一旦做出决定,谁都无法改变的!也正是因为这样,刚才在吃饭的时候,我才没有否决他!”

        “或许你说的对,但妹妹说的是缘灭的性格,可对于他的感情,我倒是别有一番直觉!”含月淡淡的说道,“你们都是钟情之人,相比而言,我是一个外人,也正因为如此,我能看出万婷与他之间的那种情感,绝非一朝一夕能形成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婷师姐?”灵儿楞了一下,摇头否认道,“这不可能,婷师姐以前有过一段感情经历,虽然短暂,但似她是那种痴情之人,怎么可能移情别恋呢!”

        “可以前的事,她不都忘了么?”含月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道,“从新开始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?”

        灵儿沉默了,含月的话确实有一定道理,可她总觉的师姐不是那样的人,师弟也不是那种轻易动情的人,这里面或许真有什么她不知道的秘密。

        笙歌燕舞,依然在持续,在这别样的蛮荒风情中,灵儿的心,难得透露出疑虑,她很期待含月的话能够成真,因为这次来蛮荒,并不仅仅是为了师姐和持剑长老,其中还有一个目的,就是找到一位懂得灵魂之道的人,来复活师父。

        十方城,焰火燃空,给了这座城市无限的美景,然而在一个偏僻的小道里,却有着一对年轻的男女,心绪复杂的散步。

        很静,非常的静,月光与焰火,交织在他们脸上,很平淡,似乎是陌生人,但从距离来看,却又夹杂着一种难以言表的情愫。

        缘灭默默的走着,他的心中平和与杀戮并存,让本来一剑就可以解决的问题,变的迟迟不愿意下手,他的意识像是分成了两半,一半是果决,一半则是感性。

        “你的伤...还好吧!”万婷率先开口了,但不得不说,她很不会找话题,一开口就提到了悲伤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缘灭停下了脚步,顿了又顿,冷漠的反问道:“你问的是哪里呢?手上的,还是心上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....”万婷变的支吾了,她也明白,这个男人身上的伤,无一不与她有关,可她能怎么办,最终只能垂下头,用一种很小的声音说道,“对不起!”

        “过去的事,就不要在提了!”缘灭的声音依然很冷,“我能够活下来,靠的全是我自己!我这条命啊,可以说是从老天手里夺来的!所以以后,我会更加珍惜自己,珍惜自己活着的每一刻!”

        万婷不说话,只是痴痴的看着缘灭,通红的眼眶里,布满了泪珠,迟迟没有落下。这一刻她明白,有些人错过了,就是一辈子。

        “别哭了!”缘灭伸手,拇指轻轻的擦拭着万婷的眼睛,认真的说道,“我问你,如果下一刻,你就要死了,那么现在你最想做什么!”

        万婷惊异的看着缘灭,这样的问话一出,已经把要表达的意思表现得很明显了,他要杀她,为了什么?是为了恨,又或是其他。

        “我想......”万婷迟疑了片刻,随后挺起身来,直视缘灭,说道,“我想了解我的过去!我想知道我从哪里来!”

        “有意义么?”缘灭淡淡的说道,“那些陈年旧事,即便是知晓了,也不过是在痛苦一??!”

        “痛苦又如何,总比现在茫然的好!”万婷说道,“我觉得很有意义!”

        “比如这个?”缘灭摊开手掌,几块碎片被灵力禁锢,漂浮在掌心。

        “我的玉坠!”万婷凑上前,惊喜的看着这些碎片,除了那几块人偶以外,这是她过去唯一剩下的东西了,只可惜碎掉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怪我么?”缘灭询问道。

        万婷摇了摇头。

        “特殊的东西,总有特殊的意义!你虽没了记忆,可仍然能把这枚带在身上,这一点上,让我很欣慰!”缘灭脸上的冷漠,忽然转化成了微笑,“可既然有着特殊的意义,我又怎么能让它轻易毁掉呢?”

        碎片被缘灭抛出,无尽的灵力,如甘泉般涌去,将那些碎片融化,重铸!形成了完美的月光坠。

        看着熟悉的玉佩,缘灭的目光充满了柔和,似乎回忆起自己将这枚玉坠赠送给她的情形,一旁的万婷看着他的模样,也生出一种感觉,这枚玉佩,他很熟悉,在联想到那夜他与西蒙决斗时,曾利用这枚玉坠召唤漫天月光的情形,难道这是他当年送给自己的东西么?

        “这玉佩,是不是你送给我的?”万婷还是问出口了。

        “都不重要了!”缘灭回过神来,把玉坠递给了万婷,发现自己眼眶里也多了一些泪珠,急忙转过身去,向街口走去,“不要在跟着我了,回去吧,其实你不欠我什么,我也不欠你什么,好好睡上一觉,把那些该忘的,全都忘掉!醒来以后,继续做你那高高在上的神女!”

        万婷没有追,或许她看到了缘灭转身那一刻,眼中那诀别的泪珠,她默默的注视了良久,发现缘灭终是没有回过头,只得缓缓的转过身,消失在黑暗中。

        夜,悄悄的流逝,焰火划过天空,映衬出美丽的图案,可它虽然美丽,却等不来欣赏它的人,甚至于,在这空旷的大地上,残留着点点的讽刺,让这相爱的两人,做出了义无反顾的背对。

        缘灭一个人,孤独的走在大街上,他似乎在忍耐,每走一步,都在地面上留下汗珠,忽然他的身体抽搐了起来,一股魔气自体内生出,汇聚与双眼之中。

        “你终究还是影响了我!”缘灭眼中绽放杀光,冷冷的说道,“可你以为这样就能结束么?”

        凌厉的杀气绽放,缘灭转过了头,断情剑呼之欲出,出现在他的手中:“我给了你机会,你不珍惜,那么就由我来吧!”

        魔光澎湃,将缘灭包裹,追寻着万婷的气息,悄声无息的没入了一间客房中。

        此时的万婷,早已睡了,缘灭一剑向她刺去,可在仅剩一寸的距离下,忽然就停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丝~~丝~”缘灭抱头,面露痛色,一股白气渗出了体外,形成了又一个白衣身影。

    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还想在干扰我!”黑缘灭冷漠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觉得是我在干扰你么?”白衣缘灭淡淡的说道,“你存在的时间毕竟很短,所以不了解这个躯体的本能!”

        “本能?”黑缘灭反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本能!”白衣缘灭解释道,“我们都是缘灭,可都不是最原始的那个人,所以这个躯体还承载着他情感的本能,而你,想要杀她,恰恰就是在激发这种本能!我劝你,为了你自己,还是留下她吧!”

        黑缘灭怒瞪着万婷,眼中杀意暴涨,可手中的剑,怎么也无法在挺近半分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说,在你的心里,从来都是认为这个女人,该死么?”白衣缘灭默默的问道,“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,我希望你能正视自己,正视心里的那种感觉!你问一下自己,这个女人,真的一定要死么?”

        黑缘灭怒视,魔光再次显现,将那白衣身影包裹,重新纳入体内,他看着万婷,起初还在尝试,可到后来,断情?;夯旱拇孤?,“当”的一声,掉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“缘灭!”万婷睁开眼睛,恰好看到缘灭那可怕的模样,心里顿时紧张了起来,但她到底不是寻常女子,快速收敛了情绪,从怀中掏出一个包裹,平静的递了过去,“这是你的衣服,我把它洗干净,还给你了!”

        缘灭无声的接过了包裹,任由万婷从身边走过,踏出门外。

        “站??!”缘灭的声音传出。

        “什么事!缘大哥!”万婷平静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缘灭盯着她,看了片刻,似乎是在犹豫,最后摇了摇头:“没事,你走吧!”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12134期6场半全场 中国福彩网3d字谜 3d独胆公式规律 双色球六合彩122期 北京快乐8上下盘介绍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重庆百变王牌几点开始 竞彩足球比分上彩客网 江苏快3历史开奖结果 排球即时比分 幸运农场计算公式 足球即时比分nba比分 北京pk10开奖直播 456梭哈 牌九长短牌怎么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