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二百零五章 雨竹亭

    海南七星彩高手流论坛: 第二百零五章 雨竹亭

        巫山上的云端,地域辽阔,祭神坛虽扎根在此,可若细细算起来,也只是占据了不到三成的土地,故而在片这奇异的地方,仍然有许多未解之谜等待着探寻。尤其是在最西面,那里有着让人谈之色变的荒岭,据说荒岭内到处都是蛮荒凶兽,很少有人进入那里还能活着离开的。

        说来也怪,荒岭内,少有水源,可在其东面临近的土地上却坐落着一个湿润的小亭,亭子四周长满了雨竹,即便是如今这种严冬时节,也仍有绵绵的细雨飘然而下。

        “就是这里!”万灵开口,她手持一张图纸,不断的在对照着这里的土地。

        缘灭抬头看了看天色,毕竟对这个地方不熟,就算是有地图,也要摸索了很久才能找到,当真正到达的时候,已经是黄昏了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灵儿见缘灭心神不定,询问道,“可是有什么不对?”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!”缘灭摇头,叮嘱道,“进去以后,不管遇到什么人,你都不准离开我一丈的距离,知道么!”

        “会有什么危险么?”灵儿反问,她略微迟疑了一下,询问道,“如果是执剑长老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管是谁!”缘灭的语气很冷漠,随后他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口气不对,缓了一下,低语道,“我们来到这片陌生的土地,自然事事都不能随心而动,况且十年没见的人,小心一点总是没错的!”

        “你凶什么凶!”灵儿瞪了缘灭一眼,嘴里嘀咕道,“跟你比起来,我好像跟执剑长老更熟吧,我是十年未见,你是从来没见过!”

        灵儿的话让缘灭当场楞住了,虽然之前有过怀疑,可现在想想也是,如今这模样,师父还能认得自己么。

        “快走啦!”愣神间,灵儿拉了拉缘灭的衣袖,催促道。

        缘灭点头,看了一眼身边的竹子,带着灵儿,踏过了这片竹林。

        二人走过以后,竹子晃动,就在缘灭方才注视的那个地方,爬出了几只细小的蜘蛛,牵引出了长长的蛛网,穿插在这片竹林中。

        亭院并不大,一张石桌,几个石凳,坐落在一个破旧的瓦房前,这是一福温馨的画面,一个老人,正坐在火炉旁煮着一壶烈酒,而石桌上已经摆上了几碟小菜,想来正准备享用一番。

        缘灭躲在暗处,他很触动,这种熟悉的画面,他已经十年未见了,还记得以前在持剑阁,为师父斟酒的是自己,而十年过去了,师父没了,徒弟也没了,剩下的,就只有各自一个人的独饮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来了,不妨下来喝一杯!”图克平淡的声音穿来,那壶酒,已经煮好了,他倒了两杯,一杯留给自己,另外一杯,则是摆放在了对面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还不快过去??!”灵儿推了推缘灭。

        “额!”缘灭回过了思绪,不知为何,再见到师父的这一刻,他迟疑了,目光不断的扫向四周,总觉得这一切太顺利了,顺利的让人不敢相信是真的。这也难怪,自从踏上巫山这片土地,他每走一步都很艰难,不免造成了一种多疑的性格!但最终在灵儿的推助之下,他还是站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灵儿见过长老!”灵儿主动上前行礼,指着缘灭介绍道,“这位是我师父临去之时,传下的掌门人,缘灭!”

        “额!”图克点头,盯着缘灭,眉头皱了又皱,问道,“好重的魔气,掌门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!”

        “小事而已!不值一提!”缘灭也紧盯着图克,在刚才的瞬间,他敏感的注意到图克的眼里,虽然有着担忧,但还隐藏着一丝丝的惊骇,就好像对于自己的到来,出乎了他的意料!

        “这么重的魔气,怎么会是小事呢?”图克见缘灭不答,向灵儿问道,“到底怎么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!”灵儿瞥了一眼缘灭,一路上她也曾不止一次的向缘灭询问,可无论怎么样都得不到任何的答案。

        “长老似乎对我身上的事,很是在意??!”缘灭的声音显得很淡然,他端起酒杯,小小的抿了一口,舔了舔嘴唇说道,“不亏是蛮荒的酒,够烈,亏得我平时也会喝上几杯,否则炸一喝,可能会直接醉倒!”

        “客气了,怎么说也是相识一??!关心一下是应该的!”图克笑了笑,看了一下面前这壶酒,说道,“至于这酒,只要你开口,莫说是这一杯,就算把我所有的珍藏都取出来,又有何妨呢!”

        “哈哈!”缘灭也跟着笑了,他确定了一件事,眼前这个人虽然能将图克的每动作神态模仿的微妙微翘,但绝不是真正的图克,因为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和师父之间的关系,只能凭借一些模糊的话语,来做出一些混淆视听的事。

        “酒?我也喝过!让我尝尝看!”灵儿转动了一眼眼珠,为自己倒了一杯,准备喝下去。

        缘灭手掌拂过,一把将灵儿手里的酒夺了过来,呵斥道,“女孩子家喝什么酒,你要是醉倒了,我可没精力背你!”

        “你!”灵儿指着缘灭,脸上漏出了怒意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说的是哪里话!”图克劝解道,“灵儿师侄,你尽管喝,这里别的没有,住的地方肯定是有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如此,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!”缘灭拜谢,说话间,他将灵儿的那杯酒,一饮而尽,放在石桌上,毫不客气的喊道,“灵儿,帮我倒一杯!”

        “你不要太过分额!”灵儿怒气冲冲的来到缘灭身前,瘦小的身躯恰到挡在了缘灭和假图克两人的中间,刚要指着缘灭大骂,却忽然发现缘灭虽然在笑,但眼神却十分冰冷,甚至还带有杀气,深藏在桌下的那只手的指尖渗出无数的水珠,无声的滴落在了地下。

        “灵儿师姐!别在胡闹了!”缘灭眨了眨眼睛,轻轻的将万灵推到一旁,目光重新看向了这个假的图克,淡淡的笑道,“我记得当年长老人在青城的时候,每晚都少不了一番醉饮!弄的青城山上下人心惶惶,为此万青可是没少操心,想不到十年过去了,这嗜酒的性格,还是改变不了??!”

        聆听此言,灵儿脸色一变,没有在说话,因为她从小在青城山长大,很清楚,执剑长老对于饮酒非常的克制,从来没有发酒疯这么一说,而且他常年独居在持剑阁,除了每日例行去往绝情殿以外,很少去主峰,何来的人心惶惶?

        “那是当然!不过我可很少会醉额!”图克大笑,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,大声喊道,“痛快,这世间还有比这更好的事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是??!没有比酒更好的东西了!”缘灭目光稍稍冷了一下,自语道,“长老在这里闲暇度日,可曾想过您还有一个徒弟,名叫袁起,他对你可甚是想念??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说小起??!”图克敛去了笑意,沉默了一下,惋惜的说道,“十年前的那一战,我也听说了,可怜那孩子,命苦啊,只可惜那个时候我身在蛮荒,无法顾及!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说起来我与这袁起有过一番接触!”缘灭淡淡的说道,“中秋节前一日,长老接到了巫神令,然后就急匆匆的赶回蛮荒了!导致接下来的沐剑节和仙剑大会,都没有您的出席!想想看,没有师父的陪伴,独自一个人冷冷清清的,确实让人惋惜??!”

        “怎么?听你的话,好像是在责怪我?”图克拿起酒壶,亲手为缘灭满上了一杯,忽然他脸色微变,仿佛意识到了什么,开口道,“不对呀,你一定是记错了,我可是在中秋节后离开的,而且,沐剑节,也都是出席了的!”

        “老狐狸!”缘灭低声自语,他笑了笑,端起酒杯,说道,“此事我也都是道听途说,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入青城门,故而在时间上,有些拿捏不准!我自罚一杯!”

        灵儿安静的看着两人的交谈,甚至连缘灭的低语她都听在耳边,在这种试探之中,她也开始觉得这个人有鬼,与之前的持剑长老相差甚远。

        “哪里哪里,当年我也有错,这一杯,我陪你喝!”图克开口,他也端起酒杯,喝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我师姐到底怎么了?”两人还没说话,灵儿就插口了,盯着图克问道,“长老传出影像,让我们来此,说我师姐有难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“此事说来话长??!”图克摸了摸胡须,故作犹豫的叹气。

        缘灭皱了一下眉头,灵儿的话,确实是一个好的开场,可此人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说出实情。

        “我听人说,师姐是被人下了蛊,将一个死去千年的人的记忆,灌输到她的脑中!导致她记忆混乱,忘却了这些年发生的事!”灵儿很聪明,见这个人犹豫不定,便率先起了个头。

        “你竟然知晓此事!”图克惊讶,他点了点头,说道,“是了,那都一些传言,可惜只对了一半!”

        “一半?”缘灭疑惑,反问道,“还请长老明言,究竟怎么回事!”

        “的确是传承了一些东西,不过万婷这孩子,意志力太强了,她不愿放弃那些原有的回忆,在传承的同时,两种记忆起了冲突,相互纠缠,最终导致了混乱,虽然她将那些记忆碎片吸收了,可在潜意识里,仍然十分抗拒,所以才会什么都不记得!”图克描述道,“现在的她,需要一种媒介来诱发,可能是一件事,也可能是一样东西!”

        “诱发?”缘灭反问道,“诱发什么?诱发她传承的记忆,还是以往的回忆?”

        “都是有可能的!”图克回应道。

        缘灭沉默了,对于这个人的话,他并不完全相信,起码在万婷刺向他的时候,那种近乎妖异的状态就没有得到解释,还有万婷额头上显现的那个印记,无一不表示,在她身上发生的事,没有说的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缘小友,可是很担心婷儿!”图克见缘灭发愣,安慰道,“凡是有天定,不必发愁!”

        “长老严重了,区区一个女人,怎值得我缘灭放在心上!”缘灭冷酷的笑道,“而且我与那袁起也只是在十年前有过一面之缘,他的事,我可以过问,但绝不会深入!”

        “哼!”灵儿瞪了一眼缘灭,虽心里明白他是在做戏,可还是觉得那话听起来那么的刺耳,而且袁起,她也是识得的,可从没听其说过,他认识一个人叫缘灭的人。

        “那么...万青呢?”图克迟疑了一下,压低了声音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长老,您是在试探我么?”北风呼啸的吹过,空气中出现了一股压抑的气息,缘灭脸色忽然就冰冷了,他站起身来,说道:“长老与师父情同手足,当年您对万婷更是关爱有加,如今这么多年了,这句话好像不应该是出自您的口中吧!”

        “是了,这倒是我的失言!婷儿来了蛮荒,我没有尽到该尽的责任!”图克尴尬的笑了笑,端起酒杯就要一饮而尽,似乎是想赔罪。

        “不必了!”缘灭冷漠的开口,他的身影忽然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他出现在图克身旁,攥住了那只端着酒杯的手,轻轻的按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“你这是何意!”图克盯着缘灭问道,“好重的煞气,莫非是想对我动手不成?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误会了!我是在帮你!”缘灭冷笑了一声,端起了那杯酒,轻轻的溴了嗅酒香,略带陶醉之色的说道,“我相信,不管是在蛮荒还是在中原,一壶好酒,总能让人乐不思蜀,忘却万般忧愁,可叹我缘灭并不嗜酒,刚巧,我对药理却有几分粗解!这壶酒,虽然劲道十足,可惜里面却掺杂了太多不轨的人心,喝多了,会要人命的!”

        缘灭轻轻的将酒水洒落,地面上燃起一层青烟,仅仅在片刻,就腐烛出一层漆黑。

        灵儿惊异,急忙躲到了缘灭身后,暗叹刚才幸亏被夺下了酒杯,否则一旦喝下去,自己小命难保!

        “你是怎么发现的!”假图克的声音也冷了下来,虽然被缘灭抢了先机,可他并不慌乱。

        “你演的太完美了,而这种完美恰恰是我从未想过的情况!”缘灭稳稳的扣住图克的手臂,凑上前去,在其脸上吹了一口酒气,正色道,“你认为图克会认识我么?”

        “难道他不认识你?”假图克反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错还就错在这里!”缘灭冷笑,他用一种略带惆怅的语气说道,“图克若真的认识我,他不会像你这般客气,我想他会很愤怒,愤怒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!”

        “既然你明知是个局,还敢主动进来!究竟为什么?”假图克的声音里,那种老迈的气息渐渐的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年轻人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“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我想见到真正的他!你可以告诉我他在哪里么?”缘灭询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你死了,就能看到了!”假图克浑身一震,那只被禁锢的手臂忽然涌现出了一股凌冽的寒光,不仅要震开缘灭的手掌,更顺势要进入其体内,破坏他的生机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说他死了么?”缘灭眼里一滴泪珠滴落,随后又被一股凌厉的杀气冲散,一直敬爱有加的师父,若真的死了,他觉得他会陷入癫狂。因为这世界上,只有两个人是他在意的,一个是万婷,另外一个就是图克。

        “爆!”假图克见挣脱不开,大喝了一声,寒光在空气中汇聚,结合着周围的细雨,形成冰锥,疯狂的向着缘灭刺去。

        冰锥汇聚,之前的平静,在转眼之间就化为凌厉的锥芒,缘灭很冷酷,他的身法幻灭,在无数的冰锥之下,来去自如,但最后关头,他还是松开了手掌,一把抓向了假图克的面部,带出了一张人皮面具。

        “厉害,人都说缘灭功力高强,想不到你的狡诈,也是堪称绝巅!”冰锥散去,一个青年男子,白衣素锦,站在了对面.

        “萨文??!”缘灭冷冷的开口,他将灵儿护在了身后。

        “缘兄,你我好像是第一次见面,怎么看起来认识了很久!”萨文丁微笑着,一股彬彬有礼的模样,“能让尊上这等人记住,是文丁之幸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可不觉得这是一种幸运!”缘灭冷漠的回应,他四下看了一眼,喊道,“不要在藏头露尾了,都出来吧!”

        天空中,数到巫光冲天而过,一个中年男子,散发着忧郁的气质,缓缓的落下,微笑的看着缘灭。

        “疫沼那一日,还以为只是一个平凡的男子,想不到竟是中原的尊上!”西蒙笑的很平静,“缘小友,别来无恙??!”

        西蒙落下,在其身后也走出了几个熟悉的人影,有月先生,有浑拓,有七杀,有含月,还有.万婷!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9码平刷一天 大乐透近100期走势图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2019年排列3开奖走势图 贵州快3跨度走势图 河南快3走势图推测 基多体育 双色球2019093期预测 淘宝2元彩票红包怎么用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图2元网 欢乐升级好友房 徽天长彩票中奖 云南11选五开奖走势图 福彩开奖结果 3d349组选出现的前后关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