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二百零四章 撕开面具

    今天七星彩四位预测: 第二百零四章 撕开面具

        巫山,白云飘作,大阵的光芒逐渐的被阳光掩盖,隐藏在虚无之间,使得现在的巫山与平时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。

        万婷遥望着天空,心绪变的很复杂,脸上布满了忧愁!就在萨文丁带领一群人踏入神子府地宫的时候,她和铁锤就被一群月卫围住,强行将他们带到了祭神坛??醋琶徘鞍咽值哪切┖煲略挛?,万婷第一次感觉到这里的陌生,与之前相比,仿佛冷了许多。

        “一定是他,我能感觉到他还活着!”万婷又想起了缘灭,虽然记忆中的相处时间很短暂,但刻骨铭心,刚才袭击神子府的人,声音和样子都没有显现,但万婷的直觉告诉她,那个人就是缘灭,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,但能活着总是件好事。

        “那一剑!”万婷的右手,至今都在颤抖,她想起了魔雾中那来势汹汹的灵光,不光指向萨文丁,更是连自己都毫不留情的淹没,万婷的心很痛,低语道,“他在怪我么!”

        “速细,咕咕嘎!”铁锤的声音从后方传来,他庞大的身躯都快抵得上屋顶的高度了,若不是有阵法护住,说不定他一用力,就能将屋顶戳出一个窟窿!

        “你不要在安慰我了!”万婷叹了口气,脸色灰暗的说道,“同样的事,我做了两次,把他害的那么惨!他怎么可能在原谅我呢!”

        “嘟娜!”铁锤摇了摇头,指了指自己,忽然张开双臂,把万婷搂在怀里,蹭了又蹭,做了一个?;さ淖耸?。

        “谢谢你!”万婷脸色红了一下,点了点头,“可是我不知道去哪里找他!”

        “嘀巫撒!”铁锤伸手,粗长的手指,指向了一个方向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万婷疑惑,因为这句连她也听不明白。

        铁锤抓了抓脑门,思索了半天,嘴巴微微颤抖,用一种蹩脚的通用语说道:“巫....府.....缘....灵!”

        巫府,这一天很平静,无论是西蒙,还是萨文丁,仿佛都将这片土地遗忘,那些新进的白衣巫女被萨文丁带走以后,再也没有回来过,于是这里又恢复了以往空荡。

        后院的封印终于开启了,灵儿化成一道青光,飞向了远处的林中,她手持着一颗散发幽光的珠子,准备施法,呼唤缘灭。

        “嗖~~嗖~~~”两道身影紧随而至,正是含月和七杀。

        “灵儿你听我说!”七杀有些犹豫,看了一眼含月,开口道,“我很了解我的师父,这么重要的事情,他是不会随意透露的!所以我担心这里有炸!”

    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没等万灵开口,含月眼睛就瞪了起来,呵斥道,“小师弟,你是说我爹会当着我的面撒谎?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是那个意思师姐!”七杀目光闪烁,盯着万灵说道,“事关重大,不能排除这种可能,小心为妙!”

        “你!”含月怒道,“你竟敢怀疑我爹!”

        “好啦!我知道了!”灵儿难得脸色变的凝重,对着两个人说道,“多谢你们,如果有机会,我还会在来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没事,没事!嘿嘿!”七杀挠了挠头,嘿嘿的傻笑。

        “瞧他那傻样!长的跟黑疙瘩似的!”含月满脸不屑,随后他盯着灵儿手中的魂珠,询问道,“灵儿,这个东西,真的能把他唤来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嗯!试试吧!”灵儿点头,运转灵力,祭出了魂珠。

        魂珠吸取了灵力,在空中漂浮,幽光扩散,激荡起一圈圈的波澜,向四面扩散,似乎是在寻找和感应。这本应是一片祥和的搜寻过程,可在片刻以后,空气中开始出现魔气,并且越来越多,直至将这片林子完全覆盖。

        “好重的魔煞,这怎么回事!”七杀心惊,他站了出来,快速将两女护住,凝重的问道,“真的是他么?可为何我在这片魔雾中感应到了数不清的怨气!”

        “缘师弟!缘灭!”灵儿压住了心中的恐惧,冲着漫天魔气大喊,“是你么,快出来!”

        “呼哧!”飙风吹过,几人感到通体发寒,前方一团魔气迅速浓缩,缘灭的身影,显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真的是你!”七杀上下打量了一下缘灭,一身黑袍,头顶的黑帽,将脸面都遮盖,那浑身散发的气息,与周围的魔气如此相合,还有那些怨气,让见惯了生死的七杀都有些发惧,惊骇道,“你究竟杀了多少人,才造就出这么多的怨气!”

        “杀人?呵呵!”缘灭笑了,他并未接着答话,眸光在三人身上扫了扫最后定格在万灵的身影,淡淡的说道,“灵儿师姐,我们该回去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你,你真的是我的师弟,缘灭!”灵儿心有恐惧,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人就是那个一直宠她的师弟。

        “如假包换!”缘灭笑了笑,指着漂浮在空中的魂珠,说道,“那是我的魂珠,难道还能召唤别人么!”

        “她不能跟你走!”七杀横在了两人中间,他握住了弯刀,预示要拔出,说道,“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,怎么能让我放心把人交给你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缘灭目光瞬间冷了下来,下一刻,他的身体来到了七杀面前,盯着他的眼睛问道,“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的师姐轮到你来管了!”

        七杀脸色大变,缘灭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而且他感觉身体被一股力量禁锢,那拔刀的手竟然在发颤,尽管他拼命的想要拔出,可怎么都是无能为力。

        “住,住手!”含月大喊,他不可能看着自己的师弟被人欺负,同时灵儿也站了出来,亲自动手,将缘灭推开。

        “不许你伤害他!”灵儿挡在七杀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师姐你误会了!”缘灭摇头,看了一眼脸色铁青的七杀,又盯上了含月,微笑道,“含月小姐,上次一别,别来无恙??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无恙,你却变了好多!”含月还算镇定,“为什么!”

        “巫山诡秘,有些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!不提也罢!”缘灭轻叹一声,来到含月面前,取出了五禽扇,递了过去,“我缘灭从不亏欠别人,疫沼之事,多亏小姐帮忙,来日若有机会,这个人情,必当奉还!”

        “等等!”见缘灭转身,含月喊道,“你还记得你答应过我那件事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何必那么执着呢?”缘灭回头,想了一下,亲手掀开帽子,漏出一张苍白的脸,“我想从现在开始,也不需要在隐藏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师弟,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!”灵儿上前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事情想通了,看开了,况且这个样子有什么不好么?”缘灭反问,“我依然是我,这一点不会有什么变化!”

        “那你看到万婷师姐了么?”灵儿追问。

        魔气澎湃,灵儿的问话似乎一下子带动了这里的气息,缘灭的脸色瞬间就难看到了极点,冷冰冰的说道:“从今以后,我不想在听到这个人的名字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见到了是不是!”见到了缘灭的面孔,灵儿不在那么害怕了,再次追问道,“你凶什么凶,我师姐到底怎么了!”

        “灵儿!”缘灭的声音更冷了,眸光如闪电般,盯着万灵,竟然浓缩出了一股淡淡的杀气,“记住,你没有师姐,十年前就没了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不信!你骗我的是不!”灵儿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哼!”缘灭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        “不会的!”灵儿摇头,情绪变的有些不太稳定,小手死死的抓着缘灭的衣服,问道,“你之前不是这么说的,我师姐还在对不对!”

        “你!”缘灭皱了皱眉,体内的魔气有了增强的趋势,可随后脑海中出现了一道灵光,一下子将这股魔念冲散,让他再也生不起一丝一毫的怒气。

        “灵儿!”缘灭的脸色柔了下来,轻声说道,“先下山吧,这个地方不是我们应该来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呜呜~~我答应师父一定要把师姐带回青城的!呜呜~~~”万灵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竟然当场趴在缘灭身上哭了起来,“师父~~灵儿对不起您~~呜~”

        “好啦,好啦!”缘灭拍了拍灵儿的肩膀,眸光看向了另外两个人,脸色一下子又恢复了阴沉,说道,“师姐,不要哭了,否则让外人看了笑话,就不好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呜~”灵儿反应了过来,擦了擦眼泪,回过头来,望着七杀和含月,说道,“感谢你们一直以来的照顾,含月姐姐,我得离开了!”

        “一切小心!”含月挥手。

        “灵儿!”七杀想说什么,他看了一眼缘灭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        听到七杀喊师姐灵儿,缘灭的脸色黑了下来,目光不断的在两人之间徘徊,总觉得这两个人之间不应该这么熟悉才对。

        “你不用说,我知道的!”灵儿揉了揉眼睛,回头瞥了一眼缘灭,主动上前张开双臂,拥抱了一下七杀,红着脸在其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        七杀脸色也红了下来,点了点头.

        缘灭黑着脸看着这两个人的交流,直到灵儿回到他的身边,他都是一言不发。厚厚的魔气将自己和灵儿包裹的严严实实。

        “再见了!”灵儿挥手,空气中的魔气如潮水般溜走,片刻间,两个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        “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!”含月松了一口气,她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他被魔化了,我觉得一定是经历了什么不好的事情!”七杀点头,“不过他们要离开这里,应该不会那么容易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希望爹爹不会为难他们!”含月叹了一口气,她回眸一撇,忽然发现在后方不知何时站立着一个身影,正与他们一起,注视着缘灭的离去。

        “??!”含月惊慌,连声音都发颤了,“爹!你,你怎么来了!”

        “师父!”七杀急忙跟着行礼。

        西蒙看了一眼七杀,又轻轻的抚摸着含月的脑袋,笑道:“爹要是不来,不知道你们还能做出什么事情来!”

        西蒙的话音刚落,从角落里,窜出了无数的红衣月卫,将整个林子围的密密匝匝!

        “爹,我们,我们......??!”含月支吾道。

        “师父,不关师姐的事,这都是弟子的错,弟子愿意承担所有罪责!”七杀跪了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起来吧!”西蒙脸色阴沉不定,沉思了一下,说道,“为师本想现在就将你除掉,可看到你这么袒护月儿的份上,这次我就留下你的脑袋!”

        “爹!”含月请求,“都是女儿的错!”

        “好啦!不要在自责了!”西蒙忽然笑了,“这也不能算是错,今晚这场好戏,总得需要几个不相干的人来见证,就你们三个人吧!”

        “今晚?三个人?”含月疑惑了,而七杀则无比震撼,先前他就觉得这是个局,没想到还真被自己断准了。

        “是??!”西蒙点了头,指了指两个人后方,说道,“还有她!”

        二人回头,就见一个青衣女子,正面无表情的看着缘灭离去的方向,不是别人,正是灵儿一直牵挂的师姐,万婷。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内蒙古11选5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2019篮球鞋性价比之王 永康十三水辅助作弊器 淘宝快3综合走势图 澳洲幸运8走势 历史记录 河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彩票网 彩票挂机软件靠谱吗 11选5组三 北京快3一开奖助手开奖 IG赛车是什么赛车 3D历史开奖500期 内蒙古11选5新玩法 北京赛车具体游戏规则 华尔街娱乐平台打不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