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一百七十八章 潜踪

    海南七星体彩论坛图规: 第一百七十八章 潜踪

        巫山,戾云涌动,在这个美妙的黄昏下,展现出迷人的色彩。在经过了一刻钟的旅途以后,缘灭终于踏上了祭神坛的土地。

        如果说山下的桃源之境是人间的乐土,那么这祭神坛则可以称之为真正的仙家之地,这里浓郁的仙气以中央的那座宝殿为中心,在四方喷射,让修炼之人,在寻常的呼吸之间,就能吞吐山间灵气,以达到通天之境。

        相比绝情殿,这里的规模要浩大了许多,那地脉,一眼望去,根本没有边际,在中央宝殿四周,种植无数的名元宝药,金枝玉叶。在那里,延伸出一条小道,通往各个要处,显然,这个地方,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议事要所,这里极其复杂,驻扎着许多身居高位的蛮荒能人。

        缘灭混在人群之中,一步一步的向着那祭神宝殿走去,虽然心中如乱石惊涛,但他表现的很平静,面对这样一个传承至少千年的道统,他还是很敬畏的。

        大殿中央,两排整齐的座椅分裂在两旁,那中间的宝座,要稍显向后,且高于其他的位子,那是属于祭神西蒙的殊荣,或许也只有他,才有资格坐在那个位子上。

        “果然如谷老所说,这里还有一个!”缘灭目光微微眯起,盯着宝座后方的那庞大的通幽神像,相比十方城,这座神像要更庞大,所散发的气息要更惊人。面对它,就好像面对一头身形千丈的洪荒猛兽,那种强烈的压迫感,可以让人在不知不觉间,生出一种想要膜拜的冲动。

        “这里了不得!”缘灭低语,他回忆起之前与七杀和北风两个人交手的情形,他们都可以在关键时刻施展出那种超出自身境界的力量,那个神秘的图腾,或许其根源之处,就与这座石像有关。

        “恭请主人降临!”那名首领模样的巫士对着那空空的座椅行礼,与此同时,缘灭感应到六股气息飘来,形成六个身影,端坐在两侧的座位上,而在中央的那个位置,一股淡淡的巫气凝聚,而且在快速放大,形成西蒙的身躯。

        严格来说,这是缘灭第一次见到西蒙,不得不承认,有些人天生就是领袖,这个蛮荒霸主,给人一种很强的吸引力,他眉宇如龙纹,面色如刀削,一头的黑发随意的披散在肩上,非但没有显现出那种狂野之气,反而为那张成熟的脸上增添了几分洒脱。白色的衣袍,难掩他身姿的完美,每一个动作,每一个细节,都能看出他肌肉的张弛,可以想象,一旦真正的交手,所显现出的,将是一种爆炸性的力量。

        而其他的六个人,个个都是高手,想来地位一定不低。

        “起来吧!”西蒙淡淡的说道,他威严的目光在每个女子身上都扫了一眼,满意的点了点头.

        “主人,这些就是今年招收的新人!”巫士头领伸手示意,“弟子查探过,他们每个人身家背景都很清晰,而且都是天生都拥有慧根!适合修行巫法之人!”

        西蒙没有回应,看着这些女子的目光,似乎走神了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大殿内一片寂静,众人也感应到气氛的不对,大气都不敢喘一声.直到有一名女子由于太困,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气,接下来她面对的就是西蒙那直视的目光。

        “主人,要不要我先把她们带到灵虚阁!”那名巫士狠狠的瞪了女子一眼,急忙上前来说道,“明日,您在来亲授通幽血??!”

        “不必了,这次你做的很好!”西蒙终于回过了神,但那目光变的有些冷漠了,“将她们都带到巫府吧!”

        “巫府”这两个字一出,知晓含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西蒙,在西蒙左下首第一个位置是一名身材魁梧的老者,他站起身来,开口道:“祭神大人可是确定要如此?”

        “那请问拓布长老可有什么高见?”西蒙反问,随后他又补了一句,“我奉劝一句,大长老乃本坛之首座,事关重大,所以长老之言可是要慎重??!”

        “那既然如此,再次就不敢不从了!”拖布脸色微变,缓缓的行礼道,“请恕在下族中令有要事,先行告辞!”

        “如此甚好,那这......”西蒙点头,淡淡的询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大人放心,七日后的祭奠大会,我必然会带族内之人前来参加!”拖布抬起头,与西蒙对视了一眼,转身离去。

        然而,在路过众女身旁的时候,缘灭注意到一个细节,这个拖布长老在看向这群新人的目光中隐藏着一种惋惜和遗憾,为何会如此呢,难道这个所谓的巫府,是一条不归之路么。

        “主人,那我这就将她们都带入巫府了!”巫士头目不敢多言,埋下头,对着西蒙行了一个大礼,转身带着众人往殿外走去!

        “等等!”西蒙冷漠的声音再次传来,如同一股阴风飘来,让人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掺,“此行可是有什么异状?”

        缘灭暗叫不好,这西蒙的警觉度果然灵敏,一定是自己在山下弄出的动静让他有所察觉,才会做出此等推论.

        “没有!”巫士摇了摇头,随后又仔细想了想,不确定的说道,“不过在经过戾碑的时候,突然刮起一阵狂风,属下一看没什么人遗失和伤亡,就没有怎么在意!”

        “狂风?”西蒙站起身来,沉思了片刻,忽然嘴角处流露出一丝笑意,众人不明其意,心里都暗叹,主人最近情绪起伏太大了,难道是练功出了什么差错?当然这些话只能在心里想一想,没人敢说的出口。

        “你退下吧!”西蒙淡淡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被发现了么?”缘灭自语,忽然,他浑身一震,惊异的看着大殿侧面的一条密道,那里飘来一股淡淡的气息,环绕着整个大殿,似乎是在巡视,良久以后又自然而然的消失了。

        “鬼道中人!”缘灭双眉紧皱,这气息很微弱,弱到在场之人都没有察觉,但他接触了很多次,很自然的就感应得到那股鬼道所特有的魂光魅影之气。

        “属下告退!”那名巫士再次行礼,转身走出大殿。

        “看来这祭神坛,也并非是西蒙一个人做主!”缘灭最后看了一眼西蒙,发现他眉头也有些颤动,冷冷的瞥了一眼偏殿的通道,很明显心里对此也十分的不满。

        走出殿外,缘灭低下头,把自己隐藏下来,因为迎面而来的是一队巫刃,为首之人,正是缘灭所熟悉的鼎初。

        “大统领好!”巫士行礼,看的出来,鼎初在这里的地位很不一般。

        “嗯!”鼎初在每个女子身上都瞥了一眼,最后点了点头,“去把!”

        “是!”巫士应声,带着众人沿着一条小道离去。

        大殿后方,是一片密林,配上夜晚的夜空,显得有些恐怖,那些高高的楼阁与府邸,就隐藏在其中,这一点与青城山很不一样,每一个地方都是独立的,两者之间,栽种了许多奇怪的草木,用以隔断,除此以外,在其中一间路过的金色房屋附近,缘灭还发现了隐藏的阵法,就好像是故意隔开,让自己独立在外,想来在这里,各个殿宇的主人,都很少有交流吧!

        “大人,请问巫府是什么地方?”一路的平静,终于,灵儿在缘灭的眼神示意下,打乱了这里的平静,她问出了所有人心中的疑惑。

        “所谓巫府,乃是祭神大人的亲传之地!”那名巫士看了她一点,开口道:“这一次你们真的是走运了,要知道从巫府走出来的人,全都是各族的翘楚,不过说起来今年真是奇怪,往年能进那里人寥寥无几,而现在祭神大人竟然直接允许你们进驻巫府!”

        “额!”灵儿点了点头。

        “大人,那这么说我们会和萨文丁一起修行了!”一名女子眼中异彩连连,很明显对萨文丁仰慕已久。

        “那是自然拉!”巫士说道,“不过文丁少主人,一向忙于坛内之事,你们虽然能见到,但是这种机会并不多!”

        说话间,来到了一座有着金色瓦砾的房舍之中,门前一块大大的匾额上,巫府两个大字,显得极其的耀眼。

        虽名为巫府,但这里却到处充斥着仙家气息,中央是一座主室,四周还陈列着几间精致的别院,唯一奇怪的是,这里非??湛?,暂时还没有见到一个人。

        “敢问小姐,您是否在里面!”巫士大声的喊道,“我奉主人之命,将这一届的新人带入巫府!”

        依然是寂静一片,直到过了良久,才在虚空之中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;“天色很晚,小姐已经休息,把这些人全都安排到别院去把!”

        “好熟悉的声音!”灵儿嘴里嘀咕着,他总觉得这个男子的声音,非常耳熟。

        “是!”巫士头目应了一声,也不在多说什么,就带领大家来到别院,安排住处去了。

        缘灭深深的看了一眼主室后面,最深处的那座别院,他感到了声音的来源,也认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,正是与他有过几次纠缠的七杀。同时他也想到,既然七杀在这,那万婷会不会也在附近呢?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合买体彩骗局 福彩双色球 福利彩票排列7开奖结果 大乐透走势图2019 北京赛车pk10单双玩法 nba2konline官网实名认证 北京赛車pk开奖结果 31选7旋转矩阵 买五分彩的正规平台 排列3技巧 期免费特码资料 斯诺克世锦赛直播视频 永隆线上娱乐城 快乐赛车人工全天计划 2019年5月份广东中大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