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一百七十四章 决定

    福彩3d走势图综合版: 第一百七十四章 决定

        黑夜交替,转眼已是白昼。

        “咚??!咚??!咚??!”客栈外,强烈的擂鼓之声,把缘灭从入定中惊醒,起身凝望着窗外,就见一排戏班模样的人,正从这里经过,显然是要在前面演一场大戏。

        “北方天寒,如今正处于蛮荒的篝火季节,这可是一个大商机,因此很多戏班子都会不辞辛苦,不远万里的赶向这里!”宁心从后方走来,“据说如果在这段时间抓准商机,可以抵得上在外面辛苦一年!”

        缘灭点头,他明白这些都是宁心昨天晚上出去打听而来的消息,不由的看了她一眼,淡淡的说道:“你有心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跟我客气什么!”宁心笑了笑,“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        “我要上巫山!”缘灭抬头,看着远方那漆黑的大山,说出了自己的决定,“但是这一次是我一个人去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这是深入敌营,我决不赞同!”宁心立时摇头,“上次的事还在眼前,如今你让人怎么放心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并非意气用事,这是深思熟虑下决定的!”缘灭解释道,“巫山不比疫沼,以目前的情形来看,我们对那里真的是一无所知,所以很需要一个人先去探一探!知己知彼,没错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可以抓一个巫徒来询问!”宁心还是不赞成,“犯不着你亲自冒险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说的方法是可行!但要知道我们早晚还是要上山的!”缘灭淡淡的说道,“所以即便问出了大概的情形,可我觉得还是需要自己去看看!”

        “你是不是还有别的事情?”宁心是何等聪慧的女子,见缘灭如此执着,转眼间就想到了一种可能,“你可是为了万婷?”

        “不光是她,还有图克!”缘灭没有否认。

        “那我跟你去!”宁心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不行,人多容易曝露!”缘灭立马拒绝,“而且这件事我只告诉你一个人,至于灵儿和莫提,我不在的时候,还需要你帮我稳??!”

        “你觉得以这两个人的个性,我稳得住么?”宁心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尽力而为!”缘灭说道,“我很快就会回来!”

        巫山,云端之上,在祭神坛后方,一处堂皇优雅的别院中,含月愣愣的盯着一副画像,在那张绝美的脸上不时的闪过一股傻笑,似乎在想什么开心的事。

        在她面前的画像上,画着一个白衣男子,满身仙光,正站在一座高高的宫殿上,俯视着下方苍茫的大地,男子很奇特,俊俏的脸上透露出一种异样的沉稳,虽年纪尚轻,但那双眼睛却有着同龄人不曾有的沧桑和忧郁,仿佛已经经历了世间百态,体验了万丈红尘。

        含月小手托腮,脸上的神情显得有些痴傻,脑海中回忆起这次下山和他经历的一切,虽惊心动魄,但初识之下对自己的那种关怀,遇事的那种沉稳,在加上战斗时的那种霸气和凌厉,都深深的吸引了她.

        “不要自责,所有的事,都是阴差阳错的,没人会怪你!”

        “跟紧了,别丢了!”

        缘灭在疫沼的话,一句一句,仿若就在她的耳边,让她的脸上渐渐的呈现出了甜美。

        “你叫缘灭么?”含月轻声自语,随后脸上有了淡淡的红润,铮铮的说道,“原来你叫缘灭??!”

        “师姐!”后方,七杀一身黑衣,出现在了含月的背后,瞥了一眼含月手中的画像,脸色变的怪异。

        “小师弟,你来的正好!你看看!”含月挪开一个位置,让七杀坐在身旁,指着那个画像,说道,“这就是缘灭??!”

        “师姐!”七杀看了一眼缘灭的画像,又盯向含月,询问道,“师姐,下山这一趟,可是对这个人,有了好感!”

        “嗯!”含月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随后突然反应过来,急忙摇头说道,“哪有,我就是好奇,你前段时间去过中原,听说还和他有过交手,他到底是个怎样的人?”

        “缘灭这个人倒是不错!那些中原人称之为尊上!”七杀点了点头,“但是他的肩上背负的东西实在太多了!这一点就好像师父,表面上温和柔雅,但内心却非常复杂,外人永远都无法窥测!”

        “像爹爹??!”含月沉思了片刻,突然想到缘灭受伤的那一刻,那伤感的眼神,不由的摇了摇头,“不对呀,不是这样的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劝师姐,切勿在其身上浪费心思!”七杀左右看了看,突然凑到含月耳边说道,“我听人说,师父正在设局等其上门,想来师父对此人的态度,并不友善!”

        “爹爹设局!”含月噌的站了起来,盯着七杀询问道,“不对呀,那天夜里,除了你我,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,师弟,难道是你说的?”

        “我倒是想说!”七杀急忙解释,“可自回来以后,根本就无人来询问我,想来以师父的精明,也不需要询问我俩,定然是用了其他手段,来探明此人的身份!”

        “哼!”含月哼了一声,“不行,我们得帮他!”

        “没用的师姐!”七杀看了看四周,“这里已经被设下禁制,你和我都无法离开!”

        “干嘛要禁你??!”含月一愣,反问道。

        七杀摇了摇头,隐约间他可以猜到,自己这次被莫名的禁足,很有可能跟姑姑天姬有关。

        “哎!”含月泄气的坐了下来,盯着缘灭的画像,认真的说道,“缘灭啊,缘灭,你可千万别上巫山??!”

        七杀叹了口气,他也在盯着缘灭的画像,脑海中出现的,却是另外一个人,一个灵动,洒脱,纯净的女孩,虽有的时候蛮不讲理,但当她嘴角上扬之时,那点小小俏皮,已经足以在他的心里埋下了深深的种子。

        缘灭来了,那她也来了么?

        巫山下,十方城,大街上,无数的戏台,搭建而起,一个个戏法表演,在激情的上演着,虽寒风四起,但这里却显得无比的热闹。

        “哇偶!好厉害??!”灵儿欢快的跳了起来,她一身五彩服饰,头戴凤尾帽,不时的跟随着那些戏班翩翩起舞,虽然开始有些生疏,但她毕竟聪慧,没过一会就能学的有模有样。

        “灵儿,你太胡闹了!”见灵儿如此活泼,宁心心里很是担心,因为这样太招摇了,万一被有心人注意,后果很难预料的。

        “叔叔!你喜欢这件衣服么?”阿友跟随缘灭,来到一间裁缝店,见缘灭一直盯着一件黑色衣袍,不由的眨了眨眼,询问道。

        缘灭笑了笑,对老板说道:“老板,这件衣服我要了,帮我包好!”

        “好的!您真识货,不过这件衣服却是没有您的尺寸了,要不您进屋来帮你量一下尺寸!”老板是个中年人,很热情的邀请缘灭进入后间。缘灭跟随进入,不一会就量好尺寸,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客官慢走,今晚黄昏之时就可以做好,还请您到时来此处取货!”老板一边送走缘灭,一边嘴里疑惑的嘀咕道,“好奇怪的人,做件衣服,居然需要这么大的帽子,难不成是要把脸遮住么?”

        “叔叔!我突然好想我娘和含月姐姐了!”大街上,如此热闹的景象,似乎触动了阿友的内心,他拉了拉缘灭的手,说道,“叔叔,你会带我去找他们么?”

        “放心吧,叔叔不会骗你的!”缘灭摸了摸阿友的脑袋,见小家伙眼里居然渗出了泪水,急忙说道,“这样吧,你给叔叔七天时间,叔叔向你保证,一定让你见到含月姐姐!”

        “真的么!”阿友破涕为笑,拉着缘灭的大手左右的摇晃,高兴的说道,“叔叔,你说的是真的么,我能见到含月姐姐了!”

        “真的!”缘灭点头,突然发现四周的行人,都陆续的往前面赶去,好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。缘灭拉着阿友也跟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小友,小友请留步!”后方,谷老突然急匆匆的追着缘灭,脸色显得有些惊慌失措,嘴里喊道,“江湖救急,江湖救急??!”

        “前辈怎么了?”缘灭一愣,见谷老衣服上沾满了灰尘,很明显被人打了。

        “老乞丐!敢来我们飘香酒店吃霸王餐,你想死??!”几个大汉追来,几乎瞬间就将谷老和缘灭包围了。

        “你说谁,谁吃霸王餐了!”谷老躲在缘灭背后,那窄小的肩膀似乎成了他有利的靠山,“老夫出门走的急,忘带钱了不行啊,更何况,我也为你们店主算了一卦,比起你们那顿饭钱,我这一卦可是绰绰有余,说起来你们还应该倒找我钱呢?”

        “哇!谷爷爷,你是要赚钱了么?”阿友天真的说道,他这几天虽然跟谷老接触不多,但受灵儿的影响,偶尔也会与这老头有些交流。

        “咳咳~~”谷老头咳嗽两声,从缘灭身后站了出来,他背负双手,一本正经的说道,“算了,我老人家为人慷慨,心胸宽广,那点银子就算是赏给你们的酒钱吧!”

        如此厚脸的话,就连缘灭都感到脸上挂不住,更何况那几名大汉,他们面面相视,其中一名大汉直接抬出一脚,狠狠的印在谷老的脸上。

        “放屁,一派胡言!”那名大汉怒道,“我们店主活的好好的,非说他半月内必死,你这是算卦还是诅咒,来人啊,你们给我往死的打!”

        “年轻人,救命??!”谷老一脸焦急,面部一个清晰的鞋底印,显得无比的滑稽,再次躲在缘灭的身后。

        “够了!”缘灭打了圆场,一锭银子摆在了大汉面前,为谷老解释道,“我代他向你们道歉,还请手下留情,这点银子请你们收下,剩下的,就权当赔罪了!”

        大汉一把接过银子,看了看缘灭,又看了看谷老,狠狠的说道:“下次别让我在看到你,否则见一次打一次,我们走!”

        “前辈,不要在胡闹了!”大汉走后,缘灭说道,“您若是需要银两,可以去找宁心,我们的银两都在她那里!”

        “我没有胡闹!”谷老擦了擦脸上的鞋底印,愤愤不平的说道,“是他们不守规矩,老儿我凭本事吃饭,倒被人说成是胡言乱语!这世道怎么会是如此!”

        看着面前这个灰败的老人,缘灭摇了摇头,这样一个人,真的与传说中的地煞,也就是十年前他遇到的那个谷仙有关系么?第一次,他对自己的直觉感到怀疑,或许宁心说得对,自己是不是真的找错人了。

        “前辈,走上前面看看去!”缘灭指了指远处这座城池的中心位置,那里正有一群人围着,好像在看什么东西。

        带着阿友和谷老,三人上前,来到了城池中央,拨开人群,就见几名气质绝佳的年轻女子,跪倒在一副雕像面前,一股股巫气,正从雕像内不断的渗出,最后没入这些女子的体内。

        “恭喜你们!全部被通幽大神选中,有了这一届进入巫山的权利!”一名身穿黑衣的大汉,看了一点神像上的巫光,来到这群祷告女子面前,说道,“接下来,请回去准备一下,晚上将由我带你们上山!”

        “恭喜??!恭喜??!”四周无数的道喜之声传来,显然这是一份绝佳的荣耀。

        “叔叔,他们在干什么?”阿友不解,向缘灭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应该是招收弟子吧!”缘灭也很不确定,因为青城门招收弟子,是要经过三观考核才能进入,而在蛮荒,只需要得到这座所谓的通幽神像的认可就行,这未免有些儿戏了,因为人心这种东西,始终是各个传承最看中,也是最难处理的一环,难道说这神像,可以侦测人心,明辨好坏么?

        “不妙啊,不妙!”正当缘灭疑惑的时候,身旁的谷老,突然自语道,“非常的不妙??!”

        “前辈是发现了什么么?”缘灭心念一动,急忙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觉得这个地方非常的不妙!”谷老的目光盯向了神像的脚下,“老夫对风水一学,略知一二,若是没猜错的话,此地定然是一处地脉汇聚之地,而这神像,也是因为借助地脉,才能如此奇异!”

        “地脉汇聚?”缘灭想起了雪玲之内的那座高塔,那也是地脉汇聚的地方,只是两者相比之下,这里显得有些阴暗,或许是因为蛮荒崇尚巫道的原因吧。

        “不对!”谷老似乎发现了什么重点,脸色突然变的无比的凝重,指着那个地方说道,“不是地脉,是地灵,这里是地灵的汇聚之地,有人以瞒天之法,将事实掩盖!这可是极凶之地??!”

        “前辈,何为地灵!”缘灭询问道

        “先离开这里在说!”谷老没有回应,拉着缘灭快速离开,不一会就回到了客栈

        “可以说了吧!”缘灭追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年轻人就是耐不住性子!”谷老解释道,“你要知道蛮荒这里,天地戾气向来极重,环境也就非常恶劣,长此以往下来,戾气难免会下沉,渗入地下灵脉之内,而地下又是一些英灵的汇聚之所,当这些英灵与戾气相容的时候,就很容易产生怨气,这些怨气长期存于地脉,无法排解,时间越久,积压的就越深,最后形成地灵,你要知道,地脉是流通的,地灵存于地脉之中,两股地灵的相合,可不是简单的一加一,而刚才那里,以我的观察,至少有十处地灵汇聚在一起,从而形成那可怕的地势!”

        “十处?”缘灭大悟道,“难道说,这就是十方城这个名字隐藏的由来?”

        “很有可能!”谷老一愣,也点了点头,“这样一个地方,居然被用来存放通幽神像,真是够可怕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前辈刚才说,有人以瞒天之法,隐藏了事实!”缘灭反问,“那如果有一天,神像破损了,会如何呢?”

        “破不得??!”谷老浑身颤动,“那是唯一镇压地灵的东西,如果破了,谁也无法预料道,会冒出什么东西!而且,我有种感觉,这样的地方,在蛮荒绝对不止一处!”

        谷老头,来到窗前,指着远处的巫山,说道:“从地脉的走向来看,巫山上,绝对还有一处!而且这两者是相连的!”

    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缘灭想了片刻,点了点头,对着谷老拜了一下,“晚辈受教了!多谢前辈!”

        “年轻人,我提醒你一句啊,千万不要冒险??!”谷老见缘灭有些异样,郑重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放心吧前辈,我自由分寸!”缘灭笑了笑,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想法,既然要乱,所幸来一次大的,蛮荒的水,对他来说,实在是太清澈了,或许搅浑一些,才能让池底的那些沉淀,早一点浮上来。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辽宁35选7走势图二元网 三分彩走势图 江苏体彩十 500彩票网站 彩票投注站如何转让 欢乐斗地主挂机辅助 腾讯三分彩是什么东西 河北11选5开奖信息 篮球过人教学视频 平特一肖公式规律算法 大星彩票走势图势图 北京快3手机版 安徽25选5大星 彩票的中奖规律 九场足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