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都市言情 > 魔池传说 > 第一百七十章 乱局之始

    海南彩票七星论坛图规: 第一百七十章 乱局之始

        老人的一席话,给了缘灭深刻的警醒,道化万物,万物归始,这是一种复杂的过程,就像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,经历了多年以后,总会有种回家的欲望,然而当真正回家以后,那些世俗的经历,便如怨念般纠缠,所思所想,都是另外一种境界,在也回不到当初的纯净,平和。

        老人说,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,如果继续走下去,缘灭很有可能会化为邪体,如同当年的万青,在参悟上善若水的最后关头,被邪念侵扰,一生道果,尽数泯灭。

        缘灭很迷茫,辗转反侧之中,回到了客栈,大袖一摆,一个老人,躺在床上,俨然已经昏迷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这是??!”宁心走进房屋,疑惑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是他!”莫提也跟了进来,目光盯着老者看了良久,突然反应了过来,认出了这个人,惊异的看着缘灭,在场之人,只有她最清楚,缘灭找这个算命老人,找了太久了.

        “叔叔!”阿友难得静了下来,好奇的问道,“这是谁??!”

        缘灭看了一眼莫提,摇了摇头,吩咐道:“一个普通老人而已,他将会与我们一同行进,切记,要待其如上宾,万不可怠慢!”

        几人孤疑的看着缘灭,总觉得他隐藏了很多东西。但见缘灭一言不发,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,越过几人,走出了门外。

        “莫提!你认识他?”灵儿也走进来了,几人凑在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“不太熟!”莫提摇了摇头,回头看了一眼门外的缘灭,幽幽的说道,“不过在十年前,这个老人曾经为他算过一卦,那个时候我还很懵懂,具体什么卦象,我也不清楚!”

        “他为她算卦,你怎么知道?”灵儿盯着莫提,反问道.

        “这个!”莫提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,有些支吾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额!”宁心看了一眼昏迷的老者,直觉告诉她,缘灭隐藏了非常重要的东西,而这个老人很可能是一个突破口,所以才会被要求以上宾来对待!

        “你们去准备一下!”缘灭回到屋内说道,“这将是我们在蒙城呆的最后一夜,明天一早我们会离开这里!”

        “明早就走?”灵儿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着急。

        “是的!”缘灭点头,“赶紧去收拾吧!”

        “好吧!”没有在追问,三女带着阿友,出门去了,想来应该是准备在临走之前在转一转。

        缘灭看着昏迷中的老者,内心很是迟疑,方才一番把脉,发现这就是一个普通的人,但直觉又告诉他,这个老人很不一般,虽是一幅圆滑之态,但关键时刻总能给人一种摸不透的感觉?;蛐硭娴母认捎惺裁垂叵蛋?。

        外面的天,开始变暗,黄昏在不知不觉间,就要降临,这不是一个好的天气,但却像是某种事情的开端。

        长空万里之遥,天上的昏暗,一直在蔓延,在距离蒙城千里之处的地方,同样矗立着一座城池,城池很奇怪,黄瓦蔽日,人们劳力而做,在这黄昏到来的时刻,开始铺垫火把,准备烈酒!不得不说,这里的一切,给人一种原始的意味!

        城池中央,一面巨大的通幽石像,稳稳的扎根在地面,石像很奇特,石体上不时的有巫光显露,一双眼睛被雕刻的活灵活现,宛如世间真神临凡,尽显古老与沧桑!

        “快看,通幽显灵了!”一个美丽的年轻女子,正在石像面前祷告,突然发现那双眼睛闪烁灵光,如同古神复活,在观望着她。

        “恭喜你!”一名身穿白袍的男子,走了过来,“恭喜你,被古神选中,有了进入巫山的机会!”

        女子很激动,后方一群人都看着她,那眼神中充满羡慕和妒忌,仿佛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殊荣。

        反观那名白袍男子温和儒雅,修长的身姿,举手投足之前,都带有一种贵气,他目光柔和,嘴角上漏出浅淡的微笑,如果说仙女下凡是形容女子的气质,那么这个男子在气质上,毫无疑问可以与神灵媲美!让女子为他着迷,只见他缓缓的放下手中那根金黄色的法杖,伸出一根手指,在女子的额头处,刻下了一道黑色的印记。

        女子脸色绯红,闭上眼睛,接受着这份殊荣,或许在此刻,她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拒绝,也不想拒绝.

        “再次恭喜你!获得通幽印记,你将成为巫神大人的弟子!”男子手指下滑,轻轻的碰触了一下女子的鼻梁,侧身看了一眼远处那座漆黑的大山,微笑的说道,“天色不早了,去和家人道个别,过一会就随我上巫山!”

        “恭喜,啊恭喜!”男子很自然的退后,女子的周围围了很多人,那恭喜的声音源源不断!

        “少主,主人回来了!”一个黑衣大汉在男子耳边轻声嘀咕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男子脸色一变,那温和的目光,居然透露出一层阴霾,平静的问道:“师父的脸色怎么样?有没有什么责备的话!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!”大汉摇了摇头,“据说这次遇到的人很不一般,跟主人争斗了近百个回合,才有落败的趋势!只是不知为何,主人没有继续跟下去,反而直言说败的是自己!”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了!”男子转身,背对着大汉,迟疑了片刻,突然斜眼看向大汉,问道,“那她?怎么样,可有受到处罚!”

        “暂时没有!”大汉回应道。

        “暂时?”男子一愣,随后说道,“好吧,我现在要回去一趟,这里的事,暂时交由你来处理!记住,该上去的人,一个都不能少!”

        “属下恭送文丁少主人!”大汉恭敬的开口,也道出这个男子的姓名,他就是蛮荒年青一代第一人,萨文??!

        萨文丁回头再次看了一眼人群中的女子,脸上泛出诡秘的笑容,他的身体逐渐的开始模糊,最后化为一团黑气,向巫山飘去。

        “嘿,哈,嘿,哈!”黄昏来临了,城内的人三五成群的,围在篝火旁,饮着烈酒,吃着烤羊,迎接这热闹舒畅的夜晚。殊不知,有些事情,在这个昏暗的夜晚,正悄悄的进行着。

        夜晚,蒙城的上空下起了暴雨,客栈中,宁心等人相续的睡去,只有缘灭一个人迟迟没有入睡,他在观察这个老者,总觉得自己有什么遗漏.结果一直到深夜,都没有什么所获。所幸就盘膝坐下,闭目修炼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轰??!”电闪雷鸣的声音不断的响起,蒙落客栈外面,突然出现了一个身穿灰袍的男子,看不清脸面,唯有那灰色的瞳孔透露出一股诡秘的气息,凝望着整个客栈。

        “咕咕!”一个红色的小兽,快若闪电,从一旁窜出,趴在男子的肩上,亲昵的磨蹭着。

        “咕咕!”男子嘴里也发出奇怪的声音,好像是在与小兽对话,那盯着客栈的目光,居然有一种惊讶之色。

        客栈内,缘灭也睁开了双眼,他发现了外面男子的窥视,这和白天那种感觉十分相似,若是所料不差,这个人,就是紧跟着他走出疫沼的那名男子。

        缘灭没有动,但体内的气息已经悄悄的锁定了那个男子,他很想知道这个人跟到这里有什么目的。

        外面,男子脸色一变,似乎也发现缘灭在看着他,缓缓的,伸出枯黄的手掌,在口中吹出一股灰气,在虚空中缠绕,将缘灭的气息一下子就淹没。

        “咦!”缘灭很惊讶,他发现男子发出的那道灰气,居然可以将他的气息吞噬,并且化为己用,在感应之下,男子已经不见了踪迹。

        “轰??!”暴雨洒落地下,冲刷了所有气息,方才暗中的对峙,也渐渐的被淹没掉。

        客栈内,短暂的寂静之下,缘灭站在窗外,突然有种灾难降临的感觉,抬头看了一眼天空,就见一把由魔光铸成的大剑,突破天际,朝着他所在的客栈坠落下来。

        “好胆!”缘灭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,从疫沼回来以后,他就有种感觉,如果继续留在此地,会有危险,所以吩咐宁心几人做离去的准备,却没想到有人如此按耐不住,在要离去的前一夜动手了.

        狂风乱做,缘灭身影一闪,独自站立在客栈的房顶,面对逼近的那把大剑,他单手伸出,掌心微微向上托起,这个缓慢的动作,效果却是巨大的,在每一次的上升中,四周都会有灵气自主的来投,大剑临近的那一刻,已经汇聚成一只大手,稳稳的将那把其拖住。

        “嘿!”缘灭一愣,他发现那把大剑在无法落下的时候,突然自主的消散,化成一团魔气,将整个客栈都淹没了!与此同时,那些魔气也幻化成五道黑色的人影,排列出一个特殊的法阵,将缘灭围困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你们这样做,就不顾忌一下这里面的百姓么?”缘灭冷声开口,突然笑了笑,暗叹自己问了一句蠢话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!”无数的笑声从四周传来,企图扰乱缘灭的心神。

        “哼!”缘灭冷哼一声,身形快速幻化,率先出手了。转眼间,火红的灵光四溢,缘灭凭借灵动的身影,在阵法中翻转,双手之中,掌指不断的变换,剑气与拳印,纵横在其中。

        这些黑衣人面色苍白,在缘灭的强势压力下,他们汇聚在一起,以秘法,汇聚出一个巨大的拳印,向着缘灭轰击过去。

        缘灭脸色终于出现了一丝凝重,后退半步,在其面前,一团火红的灵光掺杂着野兽的怒吼,快速的汇聚,迎上了那道拳印。正是他从五禽扇中领悟的奇招。

        “轰??!”这是人为形成的巨响,整个阵印都在颤动,毫无疑问,在这一招下,缘灭取得了胜利,五个黑衣人相续的倒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“不错不错!”魔气并非散去,一个声音从黑暗中传出,“尊上的道行,果然是名不虚传,也难怪万圣和毒神相续都会败在你的手上,今日一见,我想就连当年的万青,也不过如此了!”

        “装神弄鬼!跟我玩暗杀,你好像还不够格!”对于这种称赞,缘灭毫不买账,他的脸色冷到了极点,对方好像很了解他,这让他很被动,双指滑落,一道剑气冲天而起,向着黑暗深处延伸。

        “是么?”良久以后,那声音再次传来,但相比之前,却冷了很多,也淡了很多,“那我就在试一下吧!”

        话音刚落,缘灭感到周围的魔气瞬间锐减了,在其面前,五道更加浓厚的魔光形成,并且快速的注入五具尸体之中。在经过这股魔气的洗礼以后,那五具尸体又重新站了起来。细细感应之下,这五个人的功力足足增长了一倍有余。

        缘灭蹙眉,他发现自己那道剑气斩断的是一盏散发幽光的古灯,在仔细感应一下,发现刚才的声音的确是从灯内传出的,这也就说明此人的本体并不在这里,很有可能还远在百里之外,并且已经与这里失去了联系!

        “你以为你逃得了么?”缘灭冷笑道,“敢在我面前展露气息,下次见面我一定能认出你!”

        既然已经被认出,缘灭就再无顾忌了,在魔光的掩盖下,他运转了最本源的力量,指尖剑气四射,不断的穿插在黑影身上,虽然这五个人的功力增长了一倍,但也远远不是缘灭的对手,半刻钟的时间,就已经相续的倒下。随后缘灭发出一道冲天的而起的拳印,强行将围困自己的阵印轰散。

        “叔叔,救我!”阿友的声音传来,他被一个黑衣人抱在怀里,已然出了客栈,后方的雨地里,宁心等人也已经醒来,正被一群黑衣人缠住,根本无暇顾及阿友。

        “调虎离山??!”缘灭反应过来了,整个身躯扶摇而下,如老鹰扑食,俯冲而去。

        黑衣人停住了身影,一柄发光的匕首,死死的扣在阿友的脖子上,威胁着即将到来的缘灭。

        果然,在这种威胁下,缘灭停了下来,用看死人的目光看着那个黑衣人。

        “砰!”骨头碎裂的的声响传出,那名黑衣人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胸口,那里一个土黄色的拳头,稳稳的从背后穿过了他的身体。在回头,他看见了一个拥有灰眸的男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你是谁!”阿友大叫,他并不认识这个男子,却被男子顺势搂在怀中,正准备离去。

        “站??!”缘灭的身影横了过来,他不能允许阿友被他不认识的人带走。

        “他应该给我走!”男子的声音非常沙哑,显然已经很久不曾开口说话了.

        “可他并不认识你!”缘灭蹙眉,他也觉得阿友可能跟这个男子有什么关系,但他不能冒这个险.

        “他会认得我的!”男子淡淡的回应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能冒险!”缘灭的声音逐渐的冷了下来,阿友被男子夺在手中后,后方那些黑衣人似乎也明白计划失败了,逐渐的开始退却,宁心,灵儿和莫提,也脱了身,来到了缘灭身旁。

        “把阿友给我!”灵儿想上前,却被缘灭拦了下来,顿时焦急的说道,“不能让他把阿友带走!”

        “我并非不讲道理!”缘灭冷漠的解释道,“这孩子与我们交往有段时间了,可以说是缘分匪浅,所以如果他不愿意跟你走,还请阁下不要强逼!”

        男子不在言语,冷冷的瞥了一眼缘灭等人,居然有一种要强行带走阿友的趋势。

        既然如此,缘灭也没有在客气,俯身直上向阿友抓住。

        “阁下是在找祸!”男子一手抱着孩子,另一只手攥紧拳头,向着缘灭轰击过去。

        “叔叔救我!”阿友哭喊着,男子的行事毫无顾忌,虽然没有杀他,但也不在意,在争斗中,他是否会被扭伤。

        “我看你是在找祸!”缘灭面色冷漠的可怕,他感觉到男子的拳头,在与他对轰之时,居然可以吞噬他所发出的功力。如此变相削弱他每一招的强度。

        这是一种可怕的能力,在加上阿友的哭声不断,让缘灭眉头皱的很紧,为了不伤到阿友,他不敢用力压制。只能与男子在招式上周旋。

        “得罪了!”缘灭率先停了下来,他的目光突然变成了火红,在男子的身后,一个红色的洞口显露,一股强大的吸力,在男子猝不及防的时候将阿友吸入其中,下一刻,缘灭虚空一探,阿友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。

        “六道轮回大法!”男子凝视着缘灭,目光中蕴含着复杂的意味。似乎曾经在某个人的身上也见过这样的功法。

        “你见过?”缘灭反问,于此同时,天空中突然一道强烈的雷鸣声响起。

        男子看了一眼天空,又看了一眼阿友,缓缓的转过身去,“既然你学会了这一招,我想早晚有一天,他和他都会来找你的!”

        “他和他分别是谁?你又是谁?”缘灭不解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男子回头,脸上漏出淡淡的微笑:“如果你能活下来,你会知道的,至于我,你可以叫我左翼!我们还会在见的!”

        阿友躲在缘灭的怀中,凝望着左翼离去时的背影,突然一只火红的小兽从一旁窜出,落在左翼的肩上,阿友很疑惑,默默的自语道:“好可爱,好奇怪,好熟悉??!”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江苏淮安:雨后晚霞美如画(焦点瞬间) 2019-08-15
  • 驻日美军军机事故频发引日抗议 2019-08-15
  • 宣传体彩 传递健康 体彩服务实用又暖心 2019-08-10
  • 失窃案牵出地下药品交易链 2019-08-09
  • 人民日报:术到极致近于道 2019-08-09
  • 北京限价房政策落地 哪个盘值得入手 ——凤凰网房产北京 2019-08-08
  • “6·18”网购画风清奇:花露水味酒、生发仪遭疯抢 2019-08-08
  • 东风西路东往西部分车道9日围蔽施工 最全交通指引看这 2019-08-07
  • 小儿外科医生13小时做6台手术 手术室门口睡姿让人心疼 2019-08-07
  • 告诉你家掌勺的,9种吃法让营养流失 2019-08-05
  • 天津开发区警企联合开展车辆突发情况演练 2019-08-03
  • 《东亚道教研究》简介 2019-08-02
  • 央企合作工作简报(2018年第9期) 2019-07-29
  • 世界互联网大会3日开幕 用友云服务企业数字化转型引关注 2019-07-29
  • 为人民谋幸福 奋力走好新时代长征路 2019-07-26
  • 真钱游戏平台信誉网站 PC蛋蛋方法 彩票大师微信号 苏州老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中国竞彩网几窜几 欢乐斗地主为什么钱冲了不给欢乐豆 pk10牛牛玩法漏洞 93144王中王一尾中特 篮球比分188 足彩进球彩爱彩网 快3 广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狠准三天计划 竞彩六场比分 爱彩乐快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