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【对话马克思·院长名家谈③】邓纯东:马克思主义的出现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 2019-06-13
  • 说说世界杯与中国的交集 2019-06-07
  • 湖南第六批短期援藏队联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在山南市开展“爱眼护眼”活动 2019-06-06
  • “碎尸案别墅”拍出后 拖欠的物业费谁付? 2019-06-06
  • 电动病床等40批(台)产品不合格 2019-06-04
  • 宁夏品牌大米抱团闯市场 2019-06-04
  • 山西税务系统一次性“打包”12项业务 2019-06-03
  • 中方就中美经贸磋商发表声明 2019-05-31
  • 习近平接受拉美三国媒体联合书面采访 2019-05-28
  • 贫困国有林场获扶贫资金 2019-05-28
  • 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5-22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让我爱上了文学(原创首发) 2019-05-22
  • 大兴法院设执行裁判庭 执结率提高50% 2019-05-21
  • 降落伞被丈夫动手脚 女子从1220米高空坠落竟生还 2019-05-21
  • 驾照记满12分无证驾驶4年多 司机被罚1500元拘留15天 2019-05-21
  •  留言:提示:担心找不到本站?请收藏下7788小说网址永远不丢失!
    大乐透4+1 > 玄幻魔法 > 尊上 > 第115章 乱之识海

    七星彩票特区论坛: 第115章 乱之识海

        在回去的路上。

        魏青托着疲惫的身躯缓步前走着,他看起来很糟糕,蓬头垢面,衣衫上还沾着泥土和血迹,脸色亦是要多难看有多难看,紧紧锁着眉头,一句话不说,就这么走着。

        身后灰老也是有气无力的跟着,四位雄壮威武的猛汉就像经历了一场生死战斗一样,虚弱至极。

        魏青是,他们也是。

        通常他们很少用双脚走路的,此次来云霞派乘坐的也是飞天马。

        只是飞天马早已不见了踪影,不知是死了,还是跑了。

        至于御剑飞行。

        魏青现在精气神尤为虚弱,体内灵力也混乱不堪,哪还御得了剑。

        走着。

        很痛苦的走着,没有一点力气,可他们还是坚持走着,哪怕咬牙也要离开,尤其是当看见聚集在外面数万人马此刻还浑身僵硬的躺在地上时,魏青更是一刻都不敢停留。

        连他都是如此,更莫说身后的灰老与四位猛汉。

        “少主……”

        灰老的声音有些虚弱,也有些沙哑,他一直在想着云霞派发生的事情,本来不想询问,可是现在实在忍不住了,问道: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为什么我等……还有外面这些数万之人全部都……”

        魏青没有回应。

    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他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        “还有……那古清风……他到底是什么人?不是筑基失败了吗?为何还能重新筑基……”

        筑基失败,灵根、经脉、丹田都会扭曲乃至溃散,尤其是由筑基失败产生的异变之体,经脉或许还会在,但灵根丹田绝对没有了……

        可为什么还能重新筑基?

        当然。

        天地之大,玄妙万千。

        筑基失败并不代表就无法重新筑基,莫说上古时代那些大能,纵然是今古百年亦有人筑基失败之后还能重新筑基的,可若说异变之体,倒是没有听说过。

        然而,这并不是让灰老真正惊疑的原因,他只想知道那古清风筑基的时候为何天气会突然变得恶劣,乌云密布,惊雷炸响。

        是天兆吗?

        不。

        灰老或许不知道,但魏青知道那并不是天兆,他见过天兆,而且还不止一次,可以非??隙?,当时雷云密布并不是所谓的天兆。

        可若不是天兆的话,究竟是什么,他也不清楚。

        “少主,现在云霞派三老已经死了,金德和水德也都死了……那古清风如今执掌了云霞派,我们回去如何向同盟交代?”

        这个问题,魏青同样没有回应。

        因为他也不知道。

        九华同盟执掌四方诸多地界,而青阳地界则是由他负责,之前对云霞派的态度,要么归顺,要么铲除,可是现如今云霞派出了一个神秘万千的古清风。

        该怎么办?

        归顺?铲除?

        魏青直至现在回想起在云霞派发生的事情,内心还止不住颤抖,如果可以的话,他永远也不想再见到那古清风,不是他胆子小,也不是承受力差,更不是没有见过世面,而是那古清风实在是太神秘,太诡异,太可怕了……

        “云霞派的事情暂且搁浅……到此为止?!?br />
        止步。

        魏青闭上眼,深吸一口气,沉声说道:“吩咐下去,没有我的允许,谁若敢再踏入云霞派半步,我灭他满门!”

        灰袍又问道:“可若是同盟询问此事……毕竟还有不到两个月就到年底的百年之期了……”

        “我要回去仔细想想……”

        想着,魏青的眉头皱的越深,神情亦是很痛苦,微微摇首,而后叹口气,有气无力的说道:“云霞派的事情,也不用上报,若是同盟询问,你便说我心里有数……说实话,我宁愿接受同盟的处罚,也不想再见那个人第二面……”

        没有人知道当天空中乌云密布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火德也不知。

        他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就去找了古清风,而古清风只说了闭关二字,便没了下文。

        古清风不说,火德也不敢多问。

        如今云霞派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,火德不得不先做善后工作。。

        这夜。

        古清风盘膝而坐,闭着眼眸,正在查看着自己的肉身。

        他的肉身曾经用九幽之火淬炼过,尽管被天道审判打回了肉身凡胎,但是,并没有改变本质,体内流淌的血液也依旧蕴含着幽火之息,鲜血是,五脏更是。

        然而,此刻,他的血液虽然依旧是幽火之血,只是其内又多了一些大自然的诸彩。

        血液是,五脏,皮膜,甚至每一根毛发都被笼罩上一层大自然的诸彩。

        显然,大自然诸彩之灵已经彻底融入他的肉身。

        对此,古清风除了无奈还是无奈。

        他没有继续探查,而是进入了自己的识海。

        每个人,乃至天地之间任何一个有生命的种类都有属于自己的识海。

        这玩意儿是一种很抽象的存在,看不见也摸不着,就像神识一样,只能感应到。

        识海的存在属于一种精神世界。

        每个人的一切在识海中都会以一种精神的形态存在,各种记忆,各种灵息,各种遭遇,哪怕是你衍生过的念头也能在识海中找到……

        识海的奥妙是无穷无尽的。

        也是无法想像的。

        有人甚至还能在识海中玩一次大时空穿越……

        这事儿并不夸张。

        古清风虽然没有这个本事,不过,他曾经有幸见过一位大能这么玩过。

        他的识海很混乱……

        各种灵息,各种精神,各种念头,什么审判之息,什么王座之息,什么仙魔之息,什么九幽之息,还有无畏精神,大自在精神,各种杂念,应有尽有。

        非常乱,就像密密麻麻亿万星辰聚集在一起一样。

        古清风是一个随意的人,当然,说的好听点是随意,说的不好听的,也是不太讲究。

        他不是没有整理过自己的识海,只是整理了几次,没多久就又乱了,后来索性也懒得再整理了,任由识海乱着吧,反正也没什么影响。

        此刻在他那混乱的识海中,似若有一片紫幽色的火焰在燃烧着。

        这是他筑下的根基。

        由于肉身被九幽之火淬炼过,所以筑下的根基也蕴含幽火之灵。

        这在意料之中。

        只是这片燃烧的紫幽色的火焰同样被诸般彩色笼罩着。

        这是大自然硬塞给他的诸彩。

        古清风并不想要,他知道一旦筑出这种挂彩的根基,差不多就等于大自然法则中的一员,更何况大自然塞给他的还是诸彩莲花……这玩意儿究竟蕴含着多少大自然的玄妙,古清风不知道,也懒得去思考这个问题。

        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,大自然塞给他如此玄妙的诸彩,绝对没有什么好事儿。

        正所谓吃人嘴短,拿人手短。

        拿了人家的东西,到时候就得给人家办事儿。

        而大自然的事儿,那可不是什么小事儿,这玩意儿是大道,敢跟老天爷叫板的大道。

        到时候大自然跟老天爷打起架来,你又是大自然中的一员,不出面行吗?

        答案是肯定的。

        不行。

        古清风试着能不能灭掉大自然塞给自己的诸彩,只是不管他用什么办法,似乎都不行。

        大自然诸彩几乎已经渗透了他的肉身,连一根毫毛都没有放过。

        一次,两次……十次,百次……

        古清风一次又一次的试着,可惜都失败了……

        大自然到底是大自然,号称天地之间的生命源泉之一,生命力可想而知。

        “难道把刚刚筑下的根基再毁灭一次?再重新筑基?”

        古清风摇摇头,否定了这个操蛋的念头。

        他虽然很闲,但还不至于闲到如此自残的地步。

    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……”

        古清风挠挠头,颇感头疼,突然间,他脖子上挂着的那颗寂灭骨玉微微闪起一抹淡淡的光华。

        古清风心念一动,惊喜道:“那老和尚醒了?”

        ...
    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 (快捷键:→)
    如遇点击下一章,提示:没有了!请点击上面章节列表查看.给您带来不便,非常抱歉
    TXT下载←分享再下载
  • 【对话马克思·院长名家谈③】邓纯东:马克思主义的出现改变了人类历史的进程 2019-06-13
  • 说说世界杯与中国的交集 2019-06-07
  • 湖南第六批短期援藏队联合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在山南市开展“爱眼护眼”活动 2019-06-06
  • “碎尸案别墅”拍出后 拖欠的物业费谁付? 2019-06-06
  • 电动病床等40批(台)产品不合格 2019-06-04
  • 宁夏品牌大米抱团闯市场 2019-06-04
  • 山西税务系统一次性“打包”12项业务 2019-06-03
  • 中方就中美经贸磋商发表声明 2019-05-31
  • 习近平接受拉美三国媒体联合书面采访 2019-05-28
  • 贫困国有林场获扶贫资金 2019-05-28
  • Windows10新版17692发布-热门标签-华商网数码 2019-05-22
  • 《人民日报》让我爱上了文学(原创首发) 2019-05-22
  • 大兴法院设执行裁判庭 执结率提高50% 2019-05-21
  • 降落伞被丈夫动手脚 女子从1220米高空坠落竟生还 2019-05-21
  • 驾照记满12分无证驾驶4年多 司机被罚1500元拘留15天 2019-05-21